黑色和白色從來都被我們認為是對立的色調,前者深不見底、猶如擁有邪惡的力量,後者飄流在空中,綻放著耀眼的光芒。但是,我們往往忽略了這個存在的空間裡貌似不存在的國度 — 灰色地帶。我以一些宗教的世界觀作一個比喻:基督教認為世上有天堂和地獄,而人間就是夾雜在其中;佛教認為人間是紅塵,它是業的來源。換句話說,人世間結合了天使與惡魔,它是一張正在編織的紡織品,不同文化、意識、價值觀等背景都可以穿梭其中。

人性,本應是充滿可能性的。

但當兩極系統開始主宰這個多元世界,人性的可能性便歸於黑和白。你可能會問:「兩極系統怎會能夠控制我們的生活呢?」請容讓我舉出一些平凡但極具說服力的日常生活例子。第一,這個社會從小到大都教導我們只有「男」和「女」這兩個性別,但是世上確實有「雙性人」(hermaphrodite)。第二,我們可能在日常生活中只可以接觸到異性戀者和同性戀者,但是性取向其實是一張光譜,當中可以有各式各樣的配對,例如雙性戀 (bisexual)、無性戀 (asexual)、甚至性向流動 (sexual fluidity)。第三,我們問候對方的時候或許只專注於對方快樂還是傷心,但是人類的情感是多樣化的,我們可以感到恐懼、憤怒、厭惡、期待、興奮、妒忌、害羞、驕傲……然而我們只是不斷深化強制樂觀性 (compulsory positivity),所有負面的情緒都必須清走。
……

我們以為這些二元框架可以為生活帶來安穩,我們以為這些規則是大自然所賜予的,我們以為這些系統是有效維持社會的運作;但就算你沒有讀過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 (psychoanalysis),你也清楚當環境越來越高壓、越來越缺氧,人的反抗性便會幾何級數飆升,到最後只會轉化為一股不可逆轉、無法停止的仇恨力量。在衣櫃裏的黑影會在夜幕低垂的時候將怪異的病毒注射在你身上;在遊樂場的河童會持續地散發著牠難聞的臭味;後巷的怪物會在陽光底下暴露他們猙獰的面目;而這些活在灰色地帶的隱形人會不斷擾亂霸權、殲滅二元、戳穿大眾的心臟。所有人都應該擁有相等的自由和權利找尋屬於自己的一片樂土,否則,我們都只會淪為只得仇恨的孤魂野鬼。

我懇請各位用一分鐘的時間,閉上雙眼,想一想自己真正想擁有的究竟是一個社會假設的人生,還是活出真正的你。我們擁有的,就是無力者的力量,就讓我們一起告別這些控制人類思想的系統,解除二元的位階;就讓我們掀起人性的面紗,讓祂展現其可能性,無限性和多樣性;我們,有能力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