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一些無關重要的話。

本人極少拜讀屈穎妍的文章,部分原因是因為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問題,但這一點並不是主要因素。作為一個稱職的研究生,理應廣納百川,閱讀不同的材料去充實自自己。至於屈小姐的文章,為什麼會很少在讀或甚至不讀?最主要的原因是「內容」,坦白講,屈小姐的文筆並沒有特別出眾,相反勝筆不多,敗筆卻不少。再來她所寫之內容大多都是空洞無比的推論、陰陽怪氣的邏輯,把自己的幻想寫得猶社會評論般,這種文章就算不看也不可惜。簡單來說,既無文筆又無內容,所寫之文應叫垃圾文,根本浪費網絡空間。

不過,她這篇投稿在《晴報》的〈我不懂,我陌生,我害怕〉,實在太令人嘖嘖稱奇,可為當今廢文之典範。

文章的第一段寫道:

「…社會上的粗鄙文化,從此如決堤般四散亂竄,最近已經蔓延至小學生。」

屈小姐神經病發作,到底粗鄙文化的定義,是你說了算嗎?所以講「老竇老母」這個詞,或是對父母的抱怨被定義為粗鄙文化的話,那麼香港的生活文化和社會大概有8成都是粗鄙下流的,屈小姐以為自己是上帝?我建議那些對於「老竇老母」這個詞有潔辟的人應趕快移民,香港不適合你。其次,屈小姐真的以為小學生很純潔?在我還是小學雞時,髒話五大字都懂了四個,屈小姐很天真的以為辦了一場分獎典禮或在大台上說說髒話,講一下「老竇老母」,小學生就會被造成不可逆的精神污染嗎?我真的很想問屈小姐,你媽為什麼沒把腦順便也生給你嗎?這種文化早就存在了。

再來,文章在後面寫上:

   「…本來反映現實沒問題,但為何一首小學生在台上公然唱的歌,卻大剌剌不忌諱地左一句討好老母、右一句老竇仲寸?」

神經病又發作。因為現實就是很多人對父母的稱呼就是老竇老母,現實就是有小學生做功課真的是為了討好家長,而不是透過功課去成就自己的知識,這首歌就是忠實的反映現實,別給我他媽自相矛盾,一邊說反映現實沒問題,一邊又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控別人不準提老母。

文章末二段又寫上:

 「為甚麼大家對教育的恨會化為對父母的怨?一班小學生在台上唱衰爸媽,還「老竇老母」的罵,大家竟然不覺異樣?台下更掌聲雷動,今日香港究竟已變成甚麼世界?」

有人能幫她找個醫生嗎?你他媽那隻眼睛看到他們在唱衰?屈小姐根本就是借題發揮,只因她自己對於這個詞敏感,所以就去扭曲別人的意思,瘋狂無限上綱上線。教育從頭到尾都是家長的責任,香港教育的失敗家長真的不需要負上任何責任?按照這個邏輯,家長做任何事不管對與錯,做人兒女的都只能閉嘴?我想屈小姐應該從沒頂撞過自己老母吧。但自己沒頂撞過,也不能說別人頂撞是錯的吧,把自己的價值觀硬生生地套在別人身上,毫無道理地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大罵別人,如果大家都不覺得奇怪,我也想問香港究竟已變成甚麼世界。

屈穎妍我不懂她,蠢到那樣我真的不懂。

屈穎妍我很陌生,她想法簡直是詭異到極點。

屈穎妍我很害怕,希望她和她的文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人生之中,噁心到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