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甫出街便劣評如潮。報告中提及的政策,側重於配合習總的「一帶一路」國策,施政方針的重點看起來不是基於香港市民的訴求,引起大部份香港人的不滿。除此之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中亦有倡議在新興建的公廁中設置「長者優先廁格」。不過,其不合理之處,則讓人感到非常汗顏!

首先,設置優先座背後的理論,能夠套用在廁格上嗎?讓座給老弱人士,是基於「老吾老」及「幼吾幼」這種「推恩」的精神。讓出座位給有需要的人士,令他們免除舟車勞頓之苦,則顯得合則合理。反之,上廁所之目的,乃解決大小二便是也,只有急或者唔急之分。優先使用廁格的權利,似乎跟年齡長幼毫不相干。難道急到忍無可忍的時候,也要讓出廁格給長者嗎?年青人腸胃不適如肚瀉者,也沒有優先使用的權利嗎?

其次,正在如廁中的人士如何讓出廁格給長者呢?難道如廁到一半,聽到門外的長者大叫讓座的時候,便要立即彈起身,讓出其所在的廁格嗎?肚子不生性,無法讓出廁格,會否被其他人拍片上載至互聯網,來一個網絡公審?請問構思「優先廁格」的相關人士,有沒有想過這個政策的可行性?如果梁振英提出「長者專用廁格」的方案,字面上會否比「長者優先廁格」合理得多呢?

所謂的「讓座文化」,似乎有點走火入魔了。座位要讓,廁格要讓,那麼公共醫院的輪候籌碼是否也要優先讓給長者?「讓座文化」是否被濫用了?

在一般公共交通工具上設置優先座,尚可理解;在新建的公廁中提供長者優先廁格,則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原來除了「一帶一路」這條「唔係路」之外,施政報告中亦出現了由讓座到讓廁格這條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