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問各位兩條問題:
一、香港目前民生問題的根源是什麼?
二、目前解決民生問題的方法有什麼?

一、香港目前民生問題的根源是什麼?

甲、經濟問題 -既得利益者的天堂

以香港電視為例,王維基受上屆政府邀請,涉足電視業,跟據程序申請牌照,甚至政府顧問已經建議發牌,但最後港共卻以「一男子」因素拒絕發牌。香港本來是自由港,被評為最自由的經濟體,然而自中共殖民統治以來,自由的資本主義卻慢慢走向裙帶式資本主義,以靠攏共產政權,講人脈攀關係來取得經濟上的特權。政府招標,往往是與共產黨有關係的財團奪標,而且不是普通的官商勾結,以王維基的慘痛例子,你還要討「一男子」的歡心才有望發牌,到底香港是人治還是法治,是「政策大、法律大,定特首最大」?

另外,最高工時遲遲未能立法,資方憑籍政治力量,多年來阻撓立法,港共政權配合拖得就拖。而最低工資水平永遠追不上通漲,但通漲的原因卻往往不是因為人工上升,而是店舖的租金上漲,以及玩財技加價的九巴,還有年年賺百億還加價的地鐵,當然不能不說同樣玩財技加價的兩間電力公司。

還有,港共政權故意發展泡沫經濟,餵香港經濟吃中國毒藥,令香港自動放棄實業,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而自由行等中國人南下,曾一時帶來鉅額的消費,但成果卻被財團收割,「滴漏效應」根本沒有實現,最終普羅市民根本無法惠及所謂的經濟成果,但香港的市容卻變得骯髒,經濟結構越變越單一,經濟風險亦越來越高。

這些問題的製造者,是幾所壟斷市場的大企業所造成,他們是公共服務的提供者,卻有法例確保他們利潤,而受害的卻是普羅市民,而當市民要求糾正問題時,政府卻站在他們那一邊,因為官商勾結,他們是既得利益者的保護者。這些民生問題,其實是政治問題。

乙、教育問題-殖民的大政策

自港共殖民統治以來,教育一貫是他們殖民政策的重要環節,當年首任特首董建華推行教改,母語教學,升格幾所大專學院;其後到曾蔭權掌政,又再次推行教改,更公開宣布教育「產業化」,推出香港特產「副學士」,以及醞釀國民教育(洗腦教育);到現在梁振英上台,正式推行國民教育(洗腦教育)。香港教育在中共幕後操盤之下,十多年來殘害香港年輕人,幾乎每一次教育改革都以失敗告終,改完又改。

一個城市最重要的資源是人才,中共深明此理,要毀滅香港,首要任務就是從香港人的教育入手。把教育弄得一團糟,目的自然達到,這又是政治問題。

丙、住屋問題-地產霸權

港共政府沿用港英政府的高地價政策,囤積地皮等漲價才賣地作政府主要收入,而麵粉貴,自然麵包貴,最終影響地租、屋租、樓價升上,商戶將租金成本轉嫁消費者,亦即高地價政策變相向全體市民徵收昂貴「間接地產稅」。另一方面,正如甲部經濟問題提到,舔共財團在各種渠道向共產黨示好,換取經濟上的特權,令港共在土地政策上向這些舔共財團大開方便之門,造就地產霸權。而當你要求糾正時,同樣地最終只會被港共政權拒絕,這又是政治問題。

小結
香港大部份主要民生問題的製造者,都是港共以及港共既得利益集團。他們目的是在香港市場獲取利潤,過程中當然不擇手段,自然製造各種麻煩以及民生問題。他們往往是透過幾種手段獲利,一)壟斷公共服務業,政府還會立法保其利潤,例如港鐵、電力公司;二)涉足地產發展,靠囤積居奇,地產同業操縱供應及合謀訂價,推高樓價賺錢;三)剝削員工福利,用下賤的價錢聘請員工,擴大利潤;四)提供服務或生產商品時,往往不擇手段,例如某些要人拿「老牛」才能中止服務的服務供應商,以及為收樓重建,可以放火燒屋的「玄牛」,還有傾倒污染物毀壞農地,造成既定事實,然後申請改變土地用途作地產發展之用等等…香港人大部份經濟成果遭地產商榨取,同時這些成果卻是靠犧牲香港人的健康,香港的環境,香港的經濟自由來達到而最終苦果由香港人承受

二、目前解決民生問題的方法有什麼?

香港人不盡是白痴,各行各業總有人才,知道解決問題的方法,但知道辦法又如何?目前的制度,香港人卻根本無任何渠道可以改變社會,所有諮詢只要涉及既得利益者,政府一概「意見接受,態度照舊。」他們的暴利是靠剝削香港及香港人得來,改變現狀,也就是解決問題必然會影響這些人的既得利益,而他們往往靠攏港共政權,透過官商勾結取得政治實權來保障自身。

立法會起草議案及提案的權力在行政會議,行政會議成員由行政長官委任,會議由行政長官主持,而行政長官又是小圈子選舉產生,小圈子又由大量建制派佔據,而這些建制派又由共產黨直接指揮。簡單講,不論是立法會、行政會議、行政長官、小圈子1200人、建制派的最終話事人都是共產黨。

以上的政治權力結構可見,香港人根本遭排除在實權以外,即使知道解決問題之良方,也無法進入權力核心改變社會,遑論這些權力早就被官商利益集團壟斷,更直接的說共產黨根本有意令香港衰落。所以要解決民生問題,必先要解決政治問題,要解決政治問題,必先本土解殖,排除殖民者,肅清既得利益集團。當然,這又是另一個難題,香港人什麼時候才懂得反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