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小學題目,不得不讓人感到「有趣」,有趣的是設題目的人,將規律和樂趣對立起來。有規律的生活,和有樂趣的生活,原本是沒有矛盾衝突的。

其他題目屬旁枝,就先不觸及了。或許先講講規律吧,規律即是有秩序,有規有矩,即是怎樣?按章工作囉。也就是說劃定時間表,像每日返學放學那樣,什麼時刻做些什麼,有規律的生活能培養良好習慣,至少沒有飲食時間紊亂的情況出現──但回歸現實,真的能夠規律地生活嗎?君不見多少打工仔呻下午三、四點才食Lunch?又不見有人說OT到凌晨一、兩點也許都還未能入眠?

規律係理想,同時,亦係刻板,但每日一成不變,係違反人性的;與其要規律的生活,倒不如學懂自律。適當時候、適當場所做適當的事,就像同一張工作紙的問題一樣:「我們在操場上體育課」,你不會選擇在音樂室踢波、打籃球──好吧,雖然我知道大家都曾經係課室踢波、打波,但就是同一句:「適當時候、適當場所做適當的事」吧。

最有趣的地方不是「過有規律的生活」是正確答案,而是「過有樂趣的生活」是錯誤的。一曲改詞《無間做》引起迴響,不少人戲言孩子比家長的生活更要勞碌,看來此話都錯唔晒。為什麼過有樂趣的生活是錯誤的?難道真的「勤有功、戲無益」?大抵此話蛻變自「業精於勤荒於嬉」,如要我作解讀,可解「學問這回事勤奮努力就會有所益進,相反不認真對待就會漸漸荒怠了」。

寓學習於娛樂,睇戲劇動漫、玩遊戲、打機等等,同樣會有所得益,沒有既定的方程式導致「成功」──而成功又當如何定義?只須問自己,不求他人回答。

歌仔都有得唱:「你快樂過生活,我拼命去生存」,身為打工仔的你,應該很明白每日喪做,被問候,卻不知生活意義何在的感受;既然如此,又何必延續這一切的痛苦,加諸下一代身上呢?

收手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