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政策的失敗,往往令人不其然想起,究竟教育的本質是什麼呢?香港這個細小的地方,有金融家,有科學家,有文學家,但卻甚小聽人提及教育家。因為香港這個功利社會,只把教育視為一項產業,又何能教導出一位教育家呢?

大學的概念是由西方引入的,目的是求真,後來傳入至中國,與中國的教育相融合後,演變成除求真外,還是培養人格的地方。誠如近代中國教育家蔡元培所言「教育者,養成人格之事業也。」大學的教育中教授知識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的人格,因為學生的人格是控制著他如何去運用他的知識。至於這種人格是什麼呢?就我個人而言,這種人格可以從文天祥的絕命辭中見到「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大學便是要成就學生仁、義的人格,只要學生有這一種人格,即使將來成就不高,但是必定不會危害社會的安寧和進步。

奈何現今香港的大學教育又如何能成就這種人格呢?假如你現在問大學生橫渠四句是什麼,恐怕十之八九也說不出來。我認為橫渠四句是天下所有學生都有必要知道,這四句甚至是我的人生格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假如所有學生有這一種氣魄,何愁社會不進步呢?

其實人生最重要的教育便是幼稚園以及大學,在幼稚園時教會我們忍耐、勇敢、善良、誠實。而上到大學,我們要學的是肩負起一種責任,以天下為己任的責任,要推動社會向好的方面發展。正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要培養出一個完人可能要花上百年的時間,並不是口頭上說教育改革就能成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