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棕色的髮梢在微風下揚起自由的氳氤,
你榛子色的靈魂之窗折射出童真的倒影,
你潔白的肌膚滲透著這熾熱耀眼的光明,
你微暖的雙臂守護著一絲絲平淡的掛牽。

或許就是那麼簡單,
肺腑同戀、血脈相連、
細水長流、永垂不朽、
一呼……一吸……
那麼,你可以豢養我嗎?
我也可以豢養你嗎?

你我都脫下沈重累贅的衣袍,
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世界輕輕交放到對方的手心,
那一刻,我們都能感受它們仿似蝴蝶拍翼的顫動,
同時,耳畔響起連串的鐘聲,那旋律也許是天籟之音。

我們坐在一泛漣漪,遠觀著時代舞動翩翩;
我們哭著細訴心事,淚滴融化心田的鋼鐵;
我們藏在一層霧煙,閉上眼找尋彼此的臉;
我們呵護一朵玫瑰,擦破肌膚也在所不辭。

你永遠都勝過一切雲煙,永遠都是吉光片羽,永遠都是我的小王子。

承你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