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記電視」舉行「第一屆勁曲金曲分獎禮」,反應異常正面。細看各項細節,「分獎禮」能夠打動大多數香港人的地方在於:

  1. 它讓原本寂寂無名的年輕人 / 因種種際遇而埋沒了自己天賦的成年人一展所長,並獲得大眾的認同;
  2. 它能緊貼香港的時政脈搏,為港人發不平鳴;
  3. 台前幕後皆能做到萬二分的認真和專業,絲毫不馬虎。

儘管以「舊曲新詞」的方式談論時政早見於《頭條新聞》,用嚴肅的頒獎典禮作包裝卻幾乎無人做過,只有「毛記電視」做得出,也敢於做。

從事大眾娛樂事業,貴在創新,敗於「食老本」。「分獎禮」大獲好評,正好證明「毛記電視」有潛質取代無線、亞視,為香港人提供高質素的娛樂節目。僅此一點,我們就應該對它給予多一分鼓勵、讚賞,少一分不滿、批評。

當然,從前線抗爭者的角度看,現在香港已處於危急存亡之秋,李波「被失蹤」,遊行人數仍不過一萬,「一地兩檢」、「網絡廿三條」如潮水般湧來,港人揮拳還擊尚且來不及,根本沒有時間再嘻笑怒罵。況且,嘻嘻哈哈過後,「紅太陽」依舊升起,照亮香港每一寸地方。既然對推進當下抗爭沒有幫助,甚至有消散民氣之嫌,大肆鞭撻怎可以不進行?

對此,筆者完全理解。可是,有兩點必須弄清楚:

(a) 綜觀世界上成功的革命,未有一場是由全體市民發動的。

1911 年的「辛亥革命」,搶先發難的是湖北新軍。1789 年的「法國大革命」,開第一槍的是備受壓迫的新興資產階級。1919 年俄國的「十月革命」,策劃者主要是「布爾什維克」黨人。盲目相信抗爭需要取得大多數人支持,這仍然是走過往「公民抗命」的老路,不是搞革命。「公民抗命」能否收效,大家看看七十九天佔領的結果便一清二楚。既然要搞革命,聚集精銳少數是基本原則,其他人不阻礙、破壞革命進程即可接受。

(b) 市民了解時局的真相,有助消弭對革命的抗拒、厭惡。

毛澤東說:「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作為收入穩定、家有妻兒的既得利益者,市民對革命有先入為主的抗拒、厭惡,此乃無可厚非。然而,人同時有糾正主觀偏見的理性能力,有關心下一代成長的不忍之情。他們不會親自搞革命,卻不代表他們不會響應革命。響應與否的關鍵則建基在他們能否對當前時局的斷港絕潢,有一個真切的認識。「毛記電視」於這裡是可以發揮作用的。

與其譴責「毛記電視」的「分獎禮」,不如繼續為李波發聲。新近的視頻片段和自白書有「不知道為甚麼有些人為了這件事大做文章。不管你們出於甚麼目的,妄想從中得到甚麼利益,你們的行為已經嚴重干擾了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使我們遭到很大壓力,心力交瘁。這樣的氛圍下,我還怎麼回香港?」,中共似乎已經改變初衷,不願放李波回港了。聲援孤立無助的李波,關注他的最新消息,更應該是抗爭者當務之急。

圖片來源 : NOW 電視第一屆勁曲金曲分獎禮東方昇演唱會截圖,東方昇Facebook專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