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個音樂人,擁有矛盾的性格、幻變的情緒、一對嘗試看透人生的雙眼和一個極力堅守心中小頑童的靈魂。他平時喜愛帶著一支筆、一本筆記,有靈感的一刻便錄下那原始的旋律和沒有意思的 「啦啦啦」 。他或許是一個鋼琴家,平時喜愛在琴鍵上跳著只有自己的舞,享受著那幻想出來的燈光。他喜歡待在海旁靜靜地發呆,任由那揉合著鹹味跟霧氣的海風刺著自己,嘗試解決心中糾結的問題 - 那是對真理的著迷。

然而有一天,靈感再沒有叩他的門。

音樂人為了得到靈感便決定開始一次找尋真理的旅程:
在高速公路上聆聽這各種故事、
在廣東道上與這荒謬城市進行心靈溝通、
在通往堅尼地城的電車上探索大街與小巷、
在天星小輪上感受著一進一退的湧流……

他看見兩個愛得纏綿的男人只可在黯淡街燈的陪襯下讓情慾表露無遺;
他看見在夜店裡跳舞的女人只可在激光四射的舞池上尋找著自我;
他看見拾荒者在小巷探險,找尋著各種人生的寶藏;
他看見既親密又陌生的路人擦身而過,任由時空編織著緣份……

音樂人跟這城市水乳交融以後,靈感仿似泉湧;他不斷撕破心瓣,親自以筆墨和指尖勾出內心的黑暗與空無,從而端出一盤盤裝滿人性的血與肉。可是,這種 「藝術家必然的自虐」 必然涉及痛與淚。音樂人內心的千絲萬縷被抽得一乾二淨,並且還要讓人不斷審視、批判、偷窺、拋棄。但音樂人知道這個過程是對真理的著迷的代價。他很清楚這種著迷 (甚至是執迷)對他來說不只是需求,而是生命的一部份。

他驀然發現:
著迷是自虐的、著迷是壯烈的、著迷是墮落的;
著迷是欣賞不完美的完美;
著迷是在存在的空間裏找尋不存在的國度;
著迷是擾亂穩定的時空;
著迷,是讓人游離走火入魔與理智的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