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網絡上有很多「真.香港人」。100毛的「勁曲金曲分獎典禮」,昨夜橫掃整個網絡討論。對於本土派人士、勇武抗爭者來說,最難堪的地方必然是:個個都突然把「香港人」、「真.香港人」掛在口邊,但真正抗爭的時候,卻甚麼也不做。

回想起雨傘革命的時間,重奪彌敦道的那夜,人數壓倒性超過黑警,戰線延至整條亞皆老街。我在旺角街市的那一段路,人們走出馬路,坐低佔領了。

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當前面街口有小巴轉出來要經亞皆老街走時,群眾是站起來,讓小巴過,然後又坐低。再來一輛單層巴士,群眾的反應都是一樣,站起、再坐低。然後,我忍不住大喊:「如果係讓路俾車過嘅話,不如唔好佔,返屋企啦。」終於,再來一架單層巴士,這次群眾沒有再站起來讓路。

很多人要捍衛民主、保護香港,但事實上他們根本不明白怎樣做,不明白怎樣才是民主、香港究竟是怎麼樣。正如那夜佔領,群眾跟隨大隊說要佔領,但他們不明白佔領就是要癱瘓交通,要有人說出口,他們才會知道。

香港人、真.香港人也是一樣。君不見那些「我係香港人」的Hoodies 嗎?雨革時是很受歡迎的衣著。然而,大家根本不知道甚樣才是香港人。100毛透過了河國榮,告訴羊群怎樣才是香港人。同熱愛這片土地,生與死也在香港地,這就是香港人。

陳雲日:「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也就是這個意思。所以大家不要驚訝,這個簡單的道理,真的要靠100毛,香港人才會明白。縱使100毛讓封殺言論自由的歷史罪人俞琤洗底,但我認為100毛這個分獎典禮還是有其所用。

不要期望香港人太多,因為令社會變天的只會是關鍵的一小撮人。那些看了分獎典禮就突然感動的人,無需再批判他們。人多才事成,他們在關鍵時刻肯出來湊人數,就已經功德圓滿。舞盾動棍的髒污累活,你只能要求自己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