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分獎典禮,鬧得一夜之間如暴風雨襲來的臉書洗版,原因何在?
 
洗版的,當然包括兩種人:有睇這場騷的人和冇睇這場騷的人;做騷期間有睇的人一直更新洗版;完騷過後,就有一班沒有睇這騷的人講述意見──當然,他們冇睇都會從臉書或其他途徑略知一二。
 
各種批評、意見白雪紛飛,當中意見是否有相左的?我看未然。因為大家批評的出發點、角度,甚至批判的對象也不同。有人直接罵100毛,有人指毛記跟100毛不同;有人鬧俞琤說其想洗底,也有人說被其一席話感動了──原來一席話就足以抹去過錯,當然,毛記邀請俞琤分個獎畀佢,係基於私人理由、個人身分吧?
 
也有擔心100毛影響力之大,會足以左右一個世代,假如其本身是無間道,那會很可怕;亦有人指出其傳遞訊息和宣傳、廣告等實力,是暫時香港無其他企業可比擬;接著,就有人擔心100毛同樣變成一台獨大,抹殺了其他網絡媒體,甚至創作人的空間。總而言之,各有各的憂慮,各有各的興奮,而且,都有其道理,在此,清君好像變成了一個左膠,但是各種意見並不一定要拗贏對方的,這才是百家爭嗚的網絡世界,只須謹記有些固有價值不能揚棄,例如拒絕抄襲、拒絕收編、拒絕統戰等等。
 
或許是我個人問題,什麼「四台」頒獎典禮,已經沒看、沒聽、沒留意很多年。因為那不是頒獎,而是分獎,毛記電視開宗明義告訴你這是分獎,是戲謔,另外籌備有功,整件事由零到到可以在「真.伊館」開騷,是一件熱血的事情。
 
或許,你可以將整條毛都當作是戲謔式的創作──先不論它有抄襲過、不尊重創作人這些罪行,它本身整個就是二次創作的產物;我們甚至可以篤定二次創作根本是常態,在此前提下,政府要通過版權條例修訂草案的野心,昭然若揭。
 
面對荒謬,戲謔、反諷就另闢成徑,這不是我獨創之見,之前已有這種論調,只是當這些路徑變得日常,甚至愈趨普遍,我們還會對荒謬有感受嗎?
 
樂於,亦有幸見到肯思考的人漸多,因為一個娛樂節目而惹來甚多迴響;玩一晚,或者說,玩完一晚,香港依舊是那個問題叢生的香港,也仍然見到香港人的健忘。
 
但僅此一晚,該讚的讚,該彈的彈,不要諱言,只有稱讚是會使人、物腐化的,否則,哪來諫官呢?不過,人向來都是講套做套的,諫官往往都是「以死相諫」,無他的,人,原本就不太願接受批評,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