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社科健/常識科課本,形容香港時,總少不了「美食天堂」四字,但時至今日,是天堂,還是地獄?我們先看看,開到成行成市,平民大眾化的連鎖餐廳:

勿擋路:張晨說,「男人一生,只為尋覓一個肯同自己挨麥記嘅女人」,講得最好的,當然數個「捱」字,份量漸減、甩皮甩骨、創新飯或黑鮑/包又難食,仲未計福喜?

譚X:呢個將軍真係得罪(女)人多。是否三哥都好,係好食係上癮㗎,一早傳湯底有一滴香/罌粟嘛,不上癮才怪。

大X活;調味料唔洗錢咁,尤其豉油同鹽,好像要訓練大家腎功能似的。

大X樂:價就不斷加,餐就越來越頹,早餐量少又求其。

X野家:鄰國料扮日本菜,怕幅射到頭來怕假米怕食足整個元素表落肚。

酒樓:有發覺每間的點心味道、賣相都越來越似?當然啦,自己有師父整點心的越來越少,點心都是工廠量產,到酒樓拆包裝蒸熱而已。預先整定,除了不夠新鮮,自不然少特色了。

翠X:除了老蘭照個鏡,其實真係避得就避,招牌奶油豬,凍的;午餐?量產的,但都可以飯凍扒硬落錯單,態度差食到一肚氣就梗㗎啦。

人們不禁會問,平民大眾化的,香港還有不少平價米之蓮餐廳吧?還有好選擇呢!可惜米之蓮死亡之吻,引來業主加租,餐廳難做得長,要頂住租金加幅,又偉有加價。
越多店舖,越大眾化,越流水式,食物越垃圾,以「股東利益」、成本控制上,食肆工廠化無可避免,我理解,但不能諒解;一分錢一分貨,我明白,但三四十蚊一餐的產品不能太伏吧?

連鎖式平民餐廳數量之多,食物之難以下嚥,差點令將軍想把題目改成:「香港,幾時變咗劣食之都?」
當然,人們不禁再問,做咩唔去中高檔?有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陪硬食,更何況,價錢高一點、裝潢略好一點,不代表食物質素相應提高,相反下欄扮上菜的多不勝數(日式拉麵、壽司店尤甚),不要忘記,多少成本都算進租金裡,而不反映在食物,土地問題影響口腹之慾,多麼的諷刺。

延伸:食肆啊,請有點良心| 傲將軍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11-03-2014/19503

傲將軍Facebook: https://goo.gl/gq9fP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