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財政司長梁錦松於一個以教育為主題的講座中發言,指「點解中文唔係用普通話呢,唔係個個母語都係廣東話架嘛,如果用普通話教中文既話,可能寫作方面好好多」。
 
首先,我有幾個疑問:
 
一、中文是否普通話?如果能夠劃上等號,爲何會有「點解中文唔係用普通話呢」這個疑問?
 
二、不是每個人的母語都是廣東話,那你身在何地?如果你去到德國讀書,是否可以說「唔係人人母語都係德文」?去到英國又說「唔係人人母語都係英文」?
 
三、如果用普通話教中文,「可能」、「寫作方面」好好多。這是沒研究或統計證實的事情,而如果是真的,那只有寫作方面會好好多,但其他如閱讀理解、聆聽、說話都會變差嗎?
 
好,進入更深層次的討論。正如我的質問,中文係咪等於普通話?書寫語言與日常溝通語言絕對是兩回事,章、表、制、誥、詩、詞、賦、銘等等已足可證,甚至日常生活一點,求職信或辭職信,你都不會用全口語寫成,也不會漏了一句順祺、祝安等等。
 
正因不是人人母語都是廣東話,各處鄉處各處例,「移民」就是要移自己的風,易自己的俗去融入一個地方,語言是基本,然後就是認識、熱愛當地文化。除了中国、香港之爭,別忘了香港還有不少少數族裔。故此,日常溝通語言理應為廣東話,繼而學習書寫語言,也是學習中文,而不應學習普通話。
 
最後,用普通話教中文,用普通話學中文,你學的都只是「普通話」,要學中文,理應從古書籍去學,不上追到詩經尚書等,只說明、清章回小說,讀得熟透,也總比只閱讀「白話文」的來得好。前人中文好,乃是從古人處吸取養分,普通話之流弊,鄙人未有涉獵研究,但其句式冗贅,實可「媲美」矯情之輩。
 
中文,理應簡潔有力,以精煉語言呈現豐富之內涵,北、南方各處有各處的腔調,而不應只一統標準,當要書同文、語同言,目標只有一個:加強控制,不讓你寫看不明白的文章,不讓你說聽不明白的語言,以免文宣、演講能煽動群眾,繼而造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