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當今期月刊決定要寫2015年大事回顧的時候,筆者第一時間翻看《聚言時報》這一年來所做的月刊,一方面回味一下今年一眾手足努力的成果,一方面回想今年香港是如何渡過。有人認爲,今年是迷失的一年,自去年雨傘革命失敗後,不少政黨、團體著手討論香港人的未來,希望在後政改時代為香港謀求出路,唯衆多政治、民生議題還沒解決下,討論還始於萌芽的階段。也有人覺得,今年是沉淪的一年,政府繼續步步進逼,泛民繼續他們的快樂抗爭,而仍有不少香港人抱著逆來順受的心態過日子。

究竟這一年香港人經歷過什麽?就讓《聚言時報》帶領各位讀者回顧一下這一年來香港所發生的大事。

政府 - 繼續染紅

二零一五年,政壇繼續風起雲湧,雨傘革命在年初慘淡收場,泛民慌忙收割佔領光環,卻遭示威者直指其行為實為「抽水」,隨後出現的「鳩嗚團」,起初雖引起社會關注,但現在已經「膠化」,變成一群人在行人專用區聚集吹水。

政府強行「港中融合」,對中國為香港帶來的一連串問題視而不見,水貨走私在新界北區每日上演,二月發生的光復行動被視為佔領的延續,對中國走私賊的一次大反擊。

香港教育制度多年來都備受批評,但過去只有批評,缺乏行動。然而,普教中和TSA問題逐漸影響香港一眾莘莘學子,一向「針唔到肉唔知痛」的香港人都感到受「痛苦」,各個關注組開始炮轟政府所行的教育制度,可笑的是,作為教育局局長的吳克儉卻照舊外訪旅行,更分享旅行相片與眾同樂,卻為此而缺席家長會議,如此廢官在2016仍要面對。

在中共眼中,香港就在南方的一個大金庫,有著數之不盡的財富,正好用來挽救中共本身不堪的經濟。香港港共政權,為了向中共高官獻媚,不惜用盡香港資源,興建一個又一個不知所謂的「基建」,高鐵在今年接連爆出醜聞,由商機無限到超資,由四個站變六個站,由商討可否一地兩檢,變成一鎚定音。現在政府又強推三跑,打算到立法會闖關,2016,恐怕又有一項超級大白象要吸盡香港財富了。

泛民 - 固步自封

雨傘革命之後,明眼人都看得見他們怎樣騎劫運動、怎樣抹黑示威者、怎樣出賣行動者。部分人揭開了泛民的面紗,看清了所謂泛民的真面目,他們都不過只是在政治圈內扮工,扮爭取民主,逼使本土派抬頭,真正守護香港,決心不再依賴泛民去爭取民主。

表面上,他們在立法會內幫市民反對政府惡法,但實際上,他們除了因為政治利益而沒有站在群眾的一邊,例如最近的版權修訂條例沒有拉布,更只是政治代理人,一句歌詞最能代表-「美帝在重洋尋代理」。最重要的是,泛民實際上的作為與市民的期望背道而馳。他們表面上幫香港人爭取民主、守衛香港,但他們擁抱普世價值、大愛精神,允許大陸移民入侵香港,剝奪了香港人的利益,侵佔本地資源。

雖然在雨傘革命當中、光復行動、退聯、反對廿三條集會等看得出泛民的墮落如何被年青人。不過在六四集會、雨傘一週年紀念中,我們仍看得見泛民有其一定的影響力。筆者相信仍然會有不少香港人還未醒覺,甘願含淚投票泛民,依然以為可以依賴泛民這個政治代理人爭取民主,而不是真正靠香港市民自己的力量,在街頭抗爭,爭取民主。

「左膠/泛民不除,港難不已」,你還會白坐等泛民幫你爭取民主嗎?還是起來反抗暴政?

民生 - 歸根究底也就是政治問題

經濟 - 既得利益者的天堂

今年,長期收視低迷的亞洲電視未能續牌,然而王維基無論打了多少場官司,始終無法獲得免費電視牌照,香港電視產業始終被無綫電視壟斷。此外,年年賺百億還加價的地鐵,但是其服務沒有隨加價提升,壞車有增無減,今年更出現多單「炒電梯」事件,嚇得港人「心都離一離」。另外,音樂人成功爭取攜樂器搭地鐵,盡見港鐵如何偏幫大陸人,亦見離地港人的愚蠢。

雖然在今年有光復行動驅趕走私客,中共亦改推一週一行,但事實上,普羅市民根本無法惠及自由行帶來的所謂經濟成果,成果只是被財團收割。香港的市容仍然骯髒,某商場「片地黃金」、物價被炒高,香港的街道上不是藥房就是珠寶店,許多本土小店消失,經濟結構越變越單一,經濟風險亦越來越高。

由此可見,香港民生問題的根源是幾所壟斷市場的大企業所造成,他們是公共服務的提供者,但他們同時剝削了普羅市民。因為官商勾結,他們是既得利益者的保護者。這些民生問題,其實是政治問題。

教育 - 殖民的大政策

香港教育在中共幕後操盤之下,學校推行普通話教中文,但據不同的調查顯示,普教中無助學生的中文進步,反而更難理解。

另外,2015年炒得火熱的取消小三TSA,更顯得香港教育制度的失敗,要量度一所學校的排名,卻把重擔加到學生、老師、家長身上,學生忙於操練TSA以及學校大量功課,根本沒有時間休息和參加課外活動,學生叫苦連天。可惜,教育局依然愛理不理。

一個城市最重要的資源是人才,中共首要任務就是從香港人的教育入手。把教育弄得一團糟,目的自然達到,這又是政治問題。

住屋 - 地產霸權

香港年輕一代難「上車」已經不是今時今日的問題,這還是要追索到地產霸權的問題。不過,你上到車又如何?大部分新建的公屋都有鉛水問題,但政府的反應十分緩慢,政府官員的回應亦令人側目,居民叫喊連天。過了好幾個月,政府寧死都不願檢查東江水,就只是更換濾水器草草了事。香港政府的腐敗無能,在是次鉛水事件中實在「盡收眼底」。

小結

香港大部份民生問題的根源是港共以及港共既得利益集團。香港人大部份經濟成果遭地產商榨取,同時這些成果卻是靠犧牲香港人的健康,香港的經濟自由來達到,而最終苦果由香港人承受…而香港市民的反抗聲音、就連生命安全,政府依然視若無睹。

生活在極權下的香港人根本遭排除在實權以外,即使知道解決問題之良方,也無法進入權力核心改變社會,遑論這些權力早就被官商利益集團壟斷,更直接的說共產黨根本有意令香港衰落。要解決民生問題,必先要解決政治問題;要解決政治問題,必先本土解殖,排除殖民者,肅清既得利益集團。當然,這又是另一個難題,香港人什麼時候才懂得反抗呢?

出路何在?

面對政府與民為敵,傳統政黨不思進取,社區被建制派控制,部分人仿佛被「逼上梁山」,挺身而出,出選區議會。雖然選舉期間爆出不少「疑似傘兵」人士,部分人被傳統政黨摸黑,也有人出選被視為「界票」,但無阻這些素人的決心部分更成功當選,當中徐子見擊敗立法會議員鍾樹根、青年新政女神游蕙禎僅以三百票落敗於王美芬博士成了一時佳話。這班政治新丁的冒起,為香港政壇帶來了新的衝擊:當選的,盼望來年不要辜負選民期望;不幸落選的,要再接再厲,可望改變當今的政治文化。

也有不少人提出全民制憲或相關的方案,實現港人自決。《聚言時報》亦於八月分別訪問「三黃一陳」,談及全民制憲的可行性及實行方法,無奈因各種原因,社會討論對此議題仍不太興趣。全民制憲最終能否達之香港自治,甚至獨立,冀望來年將會有更多的討論。

本土派方面,雨傘革命失敗後,的確有更多人加入香港民族自決的討論,唯自身仍有不少問題,派系林立及私怨嚴重乃最大的問題:由「入屋論」到「文/武」之爭,由和泛民合作爭議到區選投票討論,可見本土思想仍處於理論和摸索階段,離成功還需努力。

結語

正當筆者撰寫此文時,得知民陣決定取消2016年元旦大遊行,原因乃是今年沒有政治議題所致。但回顧2015年,政府推出不少具爭議的法案及無底深淵的大白象工程,鉛水、黑警、普教中等問題仍未解決;泛民依然固步自封,不改其「和理非非」的作風,卻仍有不少人選擇在區議會選舉中含淚投泛民;民生方面,水貨客抗爭、地鐵壟斷、TSA,以及近期熱話的網絡23條立法及全民退保,情況一直未有好轉,就連「階段性勝利」也談不上。所以,誰說香港欠缺政治議題呢?欠缺的,只是抗爭的動力。

今年,《聚言時報》曾舉辦題爲「香港人的未來」的徵文大賽,亦曾於月刊深究全民制憲於香港的可行性,目的也是希望和香港人找出解決目前種種難題的出路。展望2016年,香港又會怎樣呢?本土抗爭之路會如何發展?新一屆的立法會選舉會如何左右政局?最近談及的焦土戰會如何實行?衆多政治議題又會如何得以解決?而最重要的是,如何令更多香港人覺醒,走上抗爭的路,不再逆來順受?

最後,希望香港人真的有未來,為自己、為下一代、為社會而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