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量每日一文的我在踏入二零一六年後,直到四號才寫下新一年的第一篇文章。因為我忘不除上一年的除夕夜,那唯一一個讓我感覺屬於自己的除夕夜。

她的一切仍然歷歷在目,每提起除夕夜總會想起上年同一天的那個晚上。我沒法像葉希林般灑脫,若果她是看透世事的高僧,那我還是個留戀塵世的凡夫俗子,所以由一號到往後的幾天,我根本沒法好好坐下,然後像平日一樣寫點東西。我是會觸景傷情的人,所以今年除夕我留在家裡,一是因為一個人踏入新一年沒有其麼好高興,二是看著街上一對對情侶的跨年之吻,我會感到不是味兒,特別是想起上一年的那一個晚上。

也許山羊座的人就是這樣,別人總覺得你是那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人,但明白你是裝出來的其實沒幾個。如果沒有寫作這個興趣,也許我就連最後一個宣洩的地方都失去,所以寫作其實是我發洩的唯一方法,一個最平靜,同時又最能表達自己一切的方法。曾有幸跟幾位香港的作者見過面,還記得其中一位跟我說看不出來我是一個會寫作的人,這句說話在我朋友圈子中已經聽不少,我大多數一笑置之。總不能直接跟他們說「你們看到的我是裝出來的」,對吧?

我從來不太在意節日本來的意義,對我而言誰陪伴在旁比較重要。一個孤單的聖誕節與一個有著最愛陪伴,普通不過的星期三,我覺得後者在我的生命中有意義得多。正因如此,上年除夕能讓我如此珍惜,陪我渡過的人才是重大原因。當最重要的失去了,今年的除夕自然是屬於別人過的日子,而我只能呆站窗邊獨自感受夜裡帶給我的涼意與回憶。二零一六的除夕不是屬於我的,或者該說我再也感覺不到往年的那一種感動。

回憶總是最好,因為人只有在失去最珍惜時才會回望過去,然後沉醉在內。這算是一種最無力的爭取,用盡一切努力希望留住與最珍惜的一絲絲連繫。望著往年今日,然後想像如果現在仍能擁有的話,多好。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
Fanpiece: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圖片:網絡取材,後期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