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和文化看日本管樂發展為什麼成功
很多人覺得欣賞純樂器的音樂會,一定會聽音樂廳內的交響樂團,這才是傳統,這才是有品味,這才是懂得音樂。所以當聽到原來有管樂團的音樂會就會覺得難上大雅之堂,這也許是管樂團的歷史所產生的印象。管樂團的前身是軍樂團,也可了解成步行樂團或銀樂隊,乃軍樂為主的樂團,但因應時代而有變化,慢慢變成不只是站起吹奏或步操的樂團,也有坐下來吹奏的樂團,那就形成了今天的管樂團。

說到管樂,除了美國外,想起就是日本,日本其實是管樂的後起之秀,因為老前輩為歐洲和美國。但以整體來說日本的管樂發展水平在世界前列。這是與他們的歷史和文化很有關係。

日本管樂發展要由明治維新前後說起,當年來到的外國人大多是軍隊出身,而軍隊必不可少就是進行曲,日本在明治維新時,日本強調學習西學,文明開化,由政治,經濟,社會,教育等,當時的日本人提倡要學習西方人的文化,習慣等,所以西洋的樂器就成為他們重點學習的東西。但如果只是學習西洋樂器,為什麼管樂會成為日本的主流,而不是弦樂?

日本管樂和軍國主義的關係
其原因就要說到日本管樂曾經是日本軍國主義的象徵。上文已說過,日本的管樂是由軍樂而成的,所以明治維新前後玩管樂的人都是軍人,再者,早期日本的軍樂隊都是以小號的為主。在古時戰爭已經有號角的出現,小號根本就是戰爭的代表,日本人就以小號作為軍事的象徵。
日本1917年軍樂團再看全日本吹奏樂大賽[i]的比賽場地,在音樂龐內有兩支旗,第一支是朝日新聞社的社旗,因為比賽是由朝日新聞社贊助,而朝日新聞社的社旗是旭日旗,全日本吹奏樂大賽中其中一支旗是新聞社的旭日旗,有說法指此新聞社的旭日旗乃軍國主義的靈魂,對於這點筆者有保留,儘管日本陸軍在1870年已經把旭日旗定為陸軍軍旗,而朝日新聞社在1879年創立,並用旭日旗為社旗,但以朝日新聞社的立場來說是左傾,對二戰的立場都是主張道歉。旭日旗早在明治維新前已經在民間或武士家族中使用,所以以這例子來說朝日新聞社和日本軍國主義有關係,再連繫到全日本吹奏樂大賽也和軍國主義有關係,這一點來說筆者不太同意。

但是,另一支全日本吹奏樂聯盟的會旗就真的與日本軍國主義有關係。會旗正是一支小號,聯盟在1939年11月11日戰時成立的,當年名字為大日本吹奏樂聯盟,戰後才改名全日本吹奏樂聯盟。而第一屆的全國大賽於1939年11月23日舉行,第一屆的比賽也是為了慶祝天皇2600年誕辰而舉行。而且當年吹奏的音樂除了少量是改編自貝多芬,華納勒等西洋音樂家外,大部份的音樂都是來自軍樂,再看戰時的大日本吹奏樂大賽,課題目(指定曲)都是軍樂,更有一個比賽項目是小號隊[ii]。這一點可以證明到日本管樂的早期發展和軍國主義是有絕對的關係,日本人以小號作為軍事的象徵,吹奏軍樂是富國強兵的精神表現,因此就明治維新後,政府是有意推廣管樂發展,

日本政府,音樂界和職業樂團和推動管樂發展
 日本管樂文化的發展可說是亞洲的先驅,日本早在1934年已經出現了第一隊職業管樂團,那就是今天的大阪市音樂團,是唯一一支由地方政府管理的管樂團,這支樂團就是當年有軍方背景大阪警察樂團,戰後才改名為大阪市音樂團,日本政府當時有意在經濟發達地區建立職業管樂團,來推動管樂的發展,當然在戰時絕對是政治考慮。

職業管樂團的出現也成為學校管樂團在音樂上的模範,另外,日本政府覺得推動管樂發展也是基於道德教育的需要,就算日本學校樂團被定義為課外活動,但是日本文部省是有意推動管樂發展,因為參加學校的管樂團可以學習到聽從命令和服從上級的指示,這也是有利政府的管治的手段。

在明治時代到戰時(1870-1945)日本管樂是學習歐洲,主要是德國的音樂,到戰後由於盟軍佔領時期,所以主要是學習美國的管樂團,美國管樂大師Frederick Fennell 更是領導日本管樂登上世界舞台的重要人物,他在1984至1994成為東京佼成管樂團的音樂總監,他也把管樂的提升到傳統古典樂的水平,例如,吹奏難度很高的作品,又會錄製大量高水平錄音,因此東京佼成的錄音成為了不同管樂曲的水平指標,也成為世界各地樂團模仿的對象。

東京佼成管樂團

日本音樂業界也是十分支持管樂發展,山葉公司(YAMAHA)為大部分學校管樂團提供高質素又價錢便宜的樂器,把管樂的入場門檻降至最低。再者,山葉也成立了不少音樂學校,以統一的方法提供正統的音樂訓練。日本學校管樂團很多時都是學校的音樂老師為指揮,但他們也許只有接受過音樂教育訓練,也許他們都不是吹奏管樂出身,因此山葉公司會派管樂導師教導學校的音樂老師管樂的教學法。另外,學校管樂團的老師,指揮,也會定期開研討會來分享大家的教學心得。

日本文化推動管樂發展
日本管樂的成功也是文化所做成的,日本的文化是吸引和融合文化,到創造自己的新文化,而且日本保護主義意識很強,他們很注重自己的創造的新文化。日本的管樂也有同一情況,每年一度的全日本吹奏樂大賽會管樂團的比賽中,樂團要在幾首課題曲吹奏一首,之後又要吹奏一首自選曲。以課題曲來說,所有的作品都是日本土的作曲家所編寫,其中一首更是朝日新聞社主辦的朝日作曲賞(吹奏樂)的當年度得獎作品。這樣變相了是鼓勵日本本土作曲家創作更多管樂作品,其實除了課題曲外,日本作曲家也會改編管弦樂作品到管樂,也會為流行音樂編寫管樂版本,也會為專為管樂團而作的樂譜。除了課題曲必定是日本作品外,自選曲也開始愈來愈多參賽隊伍選用日本作曲家的作品,他們從以前吹奏外國作曲家,如Alfred Reed, Philip Sparke等的作品,到現在吹奏有日本色彩的音樂,風格也變得愈來愈有日本風味。
全日本吹奏樂大賽
日本人的民族性也是成功的關鍵,日本人有一種朋輩壓力和精益求精的精神,在管樂團內也有同樣的氣氛,因為不想連累整團的進度,所以大家都會把曲目練得完美。在大部份學校樂團排練為每星期20小時,如果到比賽前的一星期,有些學校可能會有為期一星期的音樂營,排練時間可以長達100小時。筆者相信除了政府的推廣下,日本人的民族性是其管樂成功的要點。

反思
反觀今天的香港,我們早在英治時代已經開始有管樂的出現,以筆者的了解最早的管樂團,應該為警察樂團,也有可能是英軍的軍樂團。到60年代開始,有少部分學校的銀樂團成立,但主要都是以步操樂團為主,到60年代70年代初有步操樂團轉型成為管樂團,但大多是吹奏軍樂。不過以香港的管樂簡史來看,香港其實都是早期發展管樂的地方,但香港在管樂上的發展相比日本差太遠。

筆者認為,也許這是大環境輕看管樂有關,首先香港沒有自己職業的管樂團,就算有也不可以如職業交響樂團般有一個完整的樂季,政府也沒有興趣投資在職業管樂團上,也許是覺得管樂相比管弦樂不夠高貴,養一隊聯合國的管弦樂團總比不知道有沒有市場的職業管樂團來得實際。日本的經驗告訴我們,管樂發展要成功,不只是政府的推動,商界,管樂界,作曲界都要合作,在政府完全不會推動管樂發展的情況下,管樂界更應該建立一種管樂欣賞的文化風氣,慢慢增養下一代欣賞管樂,筆者相信現在香港的學校管樂團,業餘管樂團百花齊放,風氣是在培養中。學習日本的經驗,希望日後本土的作曲家也可以為香港的管樂比賽編寫指定曲,本土的管樂好手,也可以受聘於香港的職業管樂團,希望這不會只是夢想。

參考資料

DavidG. Hebert: Wind Bands and Cultural Identity in Japanese Schools

[i]全日本吹奏樂大賽是世界上最多人參加的音樂比賽,一年有大約70萬人在日本各地參賽,由市比賽到縣比賽再到全國賽。

[ii]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O1_1Qf3dZc&index=1&list=PL46A23B76CB97F19C

1941年度課題曲(喇叭隊ノ部) 青年マーチ(青年進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