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香港人一向重文輕武,在這個搵錢之上的城市,運動從來只是興趣而不是職業,學生寧願參加補習班也不會花太多時間去訓練,就連政府也對本地的體育發展愛理不理。還記得去年,某香港政壇人物批評香港體育界沒有任何經濟貢獻,引起軒然大波,豈料2015年,香港來個大翻身,一吐烏氣,仿佛向這位對香港事務一竅不通的書記作無聲抗議。

We are Hong Kong!(啪啪 啪啪啪…)

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香港與中國被編為同一組,原本只是普通的球賽,卻因爲中國足總一張充滿歧視宣傳海報,令全城關注香港足球發展。

雖然港隊由不同種族的運動員組成,但可見其多元社會的背景,而就是因爲這張海報,使大家團結起來,槍口一致對抗外敵。六月,我們先後贏取不丹和馬爾代夫,為港中大戰打下一支強心針,大家都覺得香港足球並非無希望。九月,我們作客苦戰下成功守和中國,再主場對實力超班的卡塔爾,連輸三球的情況下在比賽末段連追兩球,可見港隊不屈不撓的精神。

十一月的港中大戰,賽前可謂火藥味濃。在公,香港足總一方面向國際足協投訴有球迷噓“國歌”,一方面決定在旺角大球場進行比賽,務求打擊球迷的熱情;在私,先有亞洲足球先生鄭智說港隊是“狗”一事,再有不少香港人作“和事佬”聲稱不應把比賽“政治化”,以貶低球隊在我們心目中的重要性。結果,旺角大球場全場爆滿,球迷繼續噓“國歌”,鄭智成了“弱智”的代名詞,球賽直播遍地開花;港隊最後亦力戰中國,再次守和對手,不負球迷的支持。

雖説港隊出綫的機會仍然不容樂觀,但所獲到的,是大家對香港足球的熱情,對球員的尊重,還有港人空前的團結,這些都比輸贏來得重要。你說,若不是政治,香港人會團結一起看足球嗎?

充滿玩味的拳賽

因爲忠義民團的石房有(又稱大波Man)一句話,《熱血時報》便舉辦公開拳賽。綽號“皇上”的黃洋達爲了隆重其事,先與石共商比賽細節,甚至簽下意向書,唯石多番推搪下,最後要由黃自行舉辦拳賽。但所謂君無戲言,黃仍然認真準備,並改爲挑戰區皓程。

比賽當晚,石房有突然出現,黃頓時邀請石上台認真打一場,做個真的漢子。可惜,石仍然不願上場,其走數行爲為一眾網民所唾駡,被笑稱 “Running Man"。相反,黃洋達在強弱懸殊下仍然出戰,雖然第一回合已被打敗,但仍贏得大家的尊重

一場平平無奇的拳賽,雖然說不出什麽大道理,但卻看到兩派政治人物的人格:一個曾擔任警察的建制派人士,公開走數之舉,如同當今政府不齒;而所謂的“體育精神”,正正在黃洋達身上反映出來。你說,若不是政治,我們能看到一場那麽充滿娛樂性,同時充滿教育性的拳賽嗎?

公義何在?何時沉冤得雪?

去年年底,盲人足球員林榮順在比賽中勇戰受傷,最後因腦震蕩而不治,今年一月六日撒手人寰,年僅二十三歲。及後,由於事件充滿疑團,林友人要求盲人體育總會(下稱盲體會)公開林榮順生前以至去世期間之間的詳細資料,更成立關注組,希望群衆能關注事件。

奈何,盲體會不單以個人私隱及版權理由拒絕公開相關資料,更多番以藉口帶公衆“遊花園”。最令人感到哭笑不得的是,盲體會甚至帶同靈媒前往林家,宣稱林榮順亡靈上身,推説事件為醫療疏忽,以求林母簽署文件。今林死快將一年,事件仍然未得以解決,實在令人憤慨。

林榮順意外死亡一事,可見香港體壇制度僵化及行政的黑暗。大家都只是想替林取回公道而已,卻因總會怕上身,導致事件膠著,法律、群衆壓力皆不能影響事件,試問公義何在呢?你說,若不是政治,爲何會發生如此荒謬的事情呢?

後記

筆者在回顧今年本地體壇大事的時候,一直在想,除了想主流傳媒去表揚一些運動員外,還有什麽新的切入點呢?無錯,2015年,香港運動員的確爭氣:繼香港拳王曹星如18連勝,還有抗癌鬥士胡兆康歷史性贏得保齡球世界盃冠軍,另外還有年紀輕輕的伍家朗贏取中國羽毛球高手林丹,這些消息卻是令人振奮。但2015年,香港同時也在經歷一個多事之秋的時候,政治貼近生活,這也包括體育運動——民族性、團結、人格、公義、政府政策、政治取態,通通能在賽事中表現出來。所以,誰說運動不是政治呢?

最後,希望香港人、香港政府能多關注香港體育發展。嗯,這也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