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統大選前夕,只一海之隔,竟發生禁書書店老闆李波在香港境內被公安擄至中國之事,隨時可使國民黨慘淡之選情雪上加霜。

在白色恐怖年代的台灣,異見之士人間蒸發時有所聞。李波事件或令國民黨倚重之年老一輩回憶起其治下的風聲鶴唳。而國共兩黨日益親密,馬英九才剛為覲見習帝自豪之時,李波失蹤又再一次使「兩岸牌」破產,在「台灣變香港」的陰霾下,選民在恐懼情緒下票投對手,不足為奇。

或許,蔡英文在週末之後,除了要感謝台灣人外,還要向身在深圳的國安們致謝。

台灣有人會說鄭南榕辦反動雜誌,所以最終自焚殉道是該死嗎?我想應該沒有。然而李波事件發生後,不少香港人說他賣禁書,所以被綁架也是「該死」,這使我既膽寒又灰心。

其實,香港沒有所謂禁書,《基本法》保障了港人的出版及言論自由,李波在香港售賣中國的禁書,並無違法。

假如退一萬步將中國法律硬套在港並推演下去,我們看的恐怖電影,是禁片(中國禁止鬼怪題材電影上映);我們上的臉書,是禁網;就連我們講的廣東話,也是禁語(中共曾禁止電視臺節目使用方言,一律要使用普通話)。

那麼,其實香港無人不「該死」,只差幾時輪到自己而已。

但那些同樣「該死」的人,卻在幸災樂禍,絲毫不知道那把頭上的刀,隨時也可以砍到自己。

台灣人,你們有能力把這把刀推走,這週末請作出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