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知你地有冇細心過咩叫「中立」呢?又唔知你地係咩情況下會自稱自己係中立呢?適合既時候中立當然冇問題,但當面對影響重大的議題時,「中立」就只係愚昧之舉!

或者係到問你條問題:係香港依個山多平地少既地方,到底係上斜既斜路多定落斜既斜路多d呢?

唔知你諗咗依條濕鳩問題諗咗幾耐,但係依候問題既答案就係:一樣咁多。因為上斜既斜路或是落斜既斜路,都只係視乎你係企係邊。如果你企係較高既地方,你望落條斜路到,條斜路咪係落斜;如果你企係較低既地方,你望上條斜路到,條斜路咪係上斜。而其實依條問題,係典型既觀點與角度既差異。

當條斜路唔係太斜既時候,你當然可以站於中間。一邊望上, 一邊望下;條斜路就自然既是上斜,又是落斜。當條斜路慢慢地愈來愈斜既時候,人們就會發現好難企係中間,到咗最後,已經唔可以成功企係條斜路中間。將依個例子搬入現實生活中,當有一d唔太影響到日常生活既議案,市民當然有唔理既本錢,百姓依舊可以選擇做企係斜路中間既人。可惜既係,當d議案帶來既影響愈來愈嚴重既時候,就正正同一條斜路,佢變得愈來愈斜一樣,市民難以企係斜路既中間,人們亦都冇企係中間既餘地。當市民嘗試企係中間既時候,佢地只會順著斜路一滑而下。

可恨的是,係現今既香港,依舊有無數咁多既香港人覺得「中立」係冇問題。佢地係雨傘革命既時期,覺得要中立,所以有彩虹絲帶既出現;面對網絡廿三條,佢地認為要中立,所以一粒聲都冇出過;佢地覺得ISIS有俠義風骨,所以唔應該以戈止武。不過上述咁多件事都話比我地知,只要係關鍵時候冇一個明確立場,就即係變相幫助其中一班人,亦可解說成為助紂為虐,亦即市民嘗試企係中間既時候,佢地只會順著斜路一滑而下,滑到斜路既下方。

由於本人既懶散,由有依篇文既構思,到動筆寫稿,再到為此文埋尾,歷時數月。雖然本人文筆依舊咁1999,文章內容依舊咁言而無物,但係我希望各位認真思考下、關注下依家既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係你地「中立」面對如斯荒謬既事情,你地會助長咗D乜野,而又忽視咗D乜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