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年一開始就已經搞到我好火滾,心情難以平復,呢個仆街政權真係從來唔俾我地呢班市民抖下,仲要蝦得就蝦!呢篇文容許我唔用書面語。

第一點,就係「仆街中共同我即刻交人出黎呀!」我要見李波同其他4位書局既人既生人呀!

李波俾人捉左都差唔多成5日,已經過左尋人既黃金72小時,另外4位書局既有關人士失蹤甚至已經係兩個月前既事,我唔理係大陸既公安黎香港執法又好,係大陸叫班香港定大陸既黑社會黎捉人都好,同我即刻交人!

李波係香港人,禁係大陸公安香港捉佢既話,呢次就係誇境執法,係犯罪。如果係黑社會捉人既話,就係綁架,都係犯罪。誇境執法,港府就有責任去交涉同將人帶番黎。黑社會捉人既話,大陸為左打擊罪行保護法治就應該奮力打擊罪行。呢鋪就算香港又好大陸又好,你地都孭硬責任上身。我唔理李波係香港寫咩野,鬧中共又好,定調轉鬧美帝都好,只要佢係香港,佢就應該有言論、出版、同免於恐懼既自由——佢唔應該因為出本書就應該俾人恐嚇俾人捉俾人禁錮。

第二點,《環時》出左既評論,講緊又話佢地出既書唱衰中共,又話咩野傷害名譽權,隨口up個理由出黎就話d書傷害到你地,咁就可以捉走一個人,自詡泱泱強國玻璃心到講兩句就碎就要打要殺,仲要老屈香港人破壞一國兩制,破壞中國和諧穩定,呢個評論基本上就係同宣告捉走李波等人係中共做既冇分別——做壞事,無視法律、破壞規矩、傷害自由同人身安全,仲要講到大義凜然。

家陣中共可以隨時來港作惡,中共港府將來都會繼續用黑社會代替正式警務人員黎香港執行控制言論既工作,有咩野事責任就可以推俾黑社會,自己就可以拍下個蘿柚話唔關我事,家陣就算李波帶住可能係其他既理由番番黎香港,真係可以當乜事都冇然後close file?

我聽城寨既節目講到上書局係佔領後出書,然後被各大書局全數退回,甚至有電話恐嚇騷擾,然後各大書局就只係出現抹黑雨革既言論既書。今日李波既事,並唔係一切既開始,而係已經變化中既過程,從以前逐少逐少,唔覺唔覺,再變成家陣咁的。佢令我地知道中共既控制並唔係遙不可及,而係現在這一刻,每一刻都進行緊。呢個政府,可以任由大陸禁黎香港作惡,將香港人既價值同利益賤賣,家陣連我地既生命安全都保障唔到。

成日話我地廢青,搞亂香港,但呢班官從來都冇為過香港做過咩野好事,為左大一統,為左政權安穩,為左剝削鯨吞我地既財富、利益,就不停破壞香港價值同埋香港既一切。

請大家醒一醒,唔好再理中共同港共既陰謀,唔好再理五毛既陰謀論同統戰技巧。請大家問心,你能夠同應該做D咩野去爭取自己既公義?單純地問自己能夠做到D咩?你單純地為左咩野去爭取?呢種純粹先至係勇氣既來源。無論左定右,唔好望任何一個其他人,大家都係為左令香港能夠保護到港人,生存落去而去做,then just do it。咁樣先至組織到,團結到,港人先至有力量。

Anyway, 「仆街中共同我即刻交人出黎呀!」

P.S. 係的,我係一個蠢人,亦我唔似得好似其他人可以移民一了百了,但今日偏偏又寫左篇投名狀出黎。作為一個鐘意寫下字講下感受既人,冇得寫自己想講既野係一種痛苦。我係李波,而且相信香港人每一個都係李波,只係大家係不同既範疇上成為李波,大家都係殊途同歸。唔好只係幫貓貓狗狗出聲,幫其他國家出聲,請幫下港人出聲,請幫下港人爭取公義,港人住係你隔離屋架渣。

P.S.2 我早就已經剪左回鄉證,我返左大陸既話,我諗大家都會知道咩野事,立此存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