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只係由一班香港行內人撐廣東歌,咁同打住飛機話"香港樂壇有得救"冇分別。當一個普通市民,甚至退步港豬都明白咩叫"賣花讚花香"嘅時候,作為一個推動廣東歌嘅人其實真係好洩氣,唔通個向你sell廣東歌有幾好嘅人會同聽眾講,呢首"原創"歌個melody係抄考邊首外國歌,跟邊首編曲,又或者我呢首詞係抄考番我自己邊首歌詞,一個theme收你兩次錢,一詞兩味,我抄得妙,你唔like你可以唔撚買。一班靠抄改外國歌嚟話呢首係原創廣東歌賺錢嘅行內人,個樣肯定high過飲大兩樽"響21″,面紅耳熱咁話撐硬啦,唔通會用業界良心話俾你聽廣東歌9成係情歌,冇錯,唔只伍陸成,旋律千篇一律,聽Intro就知chorus點唱,所以就會叫你唔好聽,冇新意,唔好買咩,冇人買佢地就食硬屎,做為一個專業sales梗係硬銷廣東歌幾好幾正,百聽不厭啦。

撐廣東歌自然係要由聽眾話事,唔通好似真普選咁叫個鳩溶,又或者中出三恥咁gen D簽名出嚟就叫過百萬支持咩,但係廣東歌近呢10年真係撐唔撚落,抄歌抄到出晒面,講都講到口唇皮爛。邊個堅抄直dub心照啦,我一出名呢度又唔俾出文架啦,今次唔講名啦。一成不變既曲風,達文西密碼一樣級數,經常要個填詞人現身解碼,甚至有時候連個歌手都唔知自己唱乜鳩,真係唔知佢地想點。如果堅係要我去撐,我只能夠含淚撐My little airport,佢地嘅歌香港人普遍聽得明,歌詞夠口語化夠白,冇咩文學根柢都理解到,唔需要去到某人用字深奧,寫得出羅生門先叫得做高手。My little airport一句"窮人賣屎忽"勝過"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廣東歌近呢十年都係吹緊韓國風,雀仔都變癲狂鳥。雖然我不認為所有韓國歌都比香港好,但市場上俾到大家睇嘅,就係現實。你仲沈迷"廣東歌是最好的",實為固執之人。要改變,就先改變源頭,即係香港一相被寡頭壟斷嘅唱片發行業,同被寡頭壟斷嘅作曲、填詞、編曲同歌手入行問題。

廣東歌以前大熱嘅一定係改編日文歌,英文歌,再配以廣東話歌詞,好似歌神學友嘅每天愛你多一些(原曲來自日本樂團Southern All Stars),頭髮亂了(原曲來自韓國JYP),慢慢退化到雷神上位就變成抄抄改改,一直到而家都冇變過。唱片公司同歌手一味係度賴mp3,賴翻版,總之就賴屎賴尿咁話網上侵權令佢地損失好多。呢班IFPI大袋,成日要個世界跟住佢地走,但係佢地忘記左,世界比佢地轉得更快。地球唔會停響度等你行多兩步,但係你班大袋咪阻撚住個地球轉。

那些年冇互聯網嘅時代,我地只能夠到信和,HMV,同透過收音機或者電視嘅音樂台先收聽到外國音樂,所以很多改編歌到而家都冇人知道原曲其實係來自歐美日韓等等。商台當年因為有鄭家輝個"是日本人鄭家輝"時段,有Mini,為當年港豬帶來唔少日本同香港以外嘅音樂。而信和當年當然係外國音樂同文化嘅源頭。要death metal可以搵長毛,要日本嘢地牢有大把,海報,CD,VCD咩都買到,只係價錢比較貴,通常計你10算或者12算。不過喺音樂來源比較缺乏嘅年代,食少十零餐早餐去買隻X-Japan絕對值得。

唱片公司點解唔反問自己,點解年青人寧願花多幾倍錢去買一隻聽不明嘅CD,點解佢地寧願追外國星,但係再冇呢種熱情去追香港歌手,同埋唔願花百零蚊去買廣東碟,叫做支持下香港樂壇,撐下廣東歌都好。一個只會投訴同賴嘅行業,係冇可能翻身;一個唔會因為面對困局而求變,而只係尋求被保護嘅行業,就只會被淘汰。

一個純粹獨立香港音樂人,唔靠父幹,只玩音樂,唔作幕前發展嘅日子係非常難過。收入少過綜援,又要衣食住行,練音樂,好難keep住一份長工。樂器band房studio等等已經令人頂唔順。獨立音樂人想喺itunes賣歌,必先經過有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牌照,呢一個牌,申請難過中六合彩,你冇番一千幾百萬本金都唔使諗。即係音樂人要去XX娛樂公司,XX唱片公司之類敲門埋堆,證明你到底幾有料玩音樂,先有機會賣音樂。只要一經呢類公司,一來佢唔一定肯幫你,二來你預左俾佢食夾棍。第三,最近有一類公司係幫獨立音樂人搞籌款出碟,但係你又要交proposal,又要俾人審核,分分鐘會俾人彈到成地香蕉奶都上唔到個籌款網。所以Apple個itunes賣歌服務,幫助唔到冇錢冇公司背景嘅獨立音樂人,只會幫助到唱片公司。

好在,仲有Youtube,可以靠點擊維生。獨立音樂人好多原本都係玩外國音樂為主,因為佢地想將外國音樂帶俾香港嘅樂迷,所以先會寫廣東詞,再以廣東歌元素改編外國歌。獨立音樂曲風多變,一向走偏鋒(Alternatives),唔似主流音樂,9成歌詞都係一聽副眼鏡就會霧化,會動L嘅情歌,好少講政治,曲風都係以ballad為主,係最近呢幾年政治二創抬頭先叫有多D新元素。獨立音樂人花唔少時間將外國音樂元素加入廣東歌裡面,淨係呢一樣精神,所謂主流就已經做唔到。由呢一班人講話撐廣東歌,我唔期待會有咩成效,點撚樣會有家駒首< 光輝歲月>裡面副歌嗰句"迎接光輝歲月"同"自信可改變未來"丫。

廣東歌同香港樂壇基本上係唔會完全死亡,因為仲有好多人要靠佢地搵食,因為每一個歌手都想「誰能及我驚天動地」。明星效應,係因為一眾港豬不分好醜咁接受。而家聽音樂唔係被動行為,而係主動行為,我唔需要4:30坐定定,打開收音機,開電視轉好台,等一個節目,就係為咗聽一首歌。而家再唔需要聽你為我設訂一個playlist,我想聽咩歌就聽咩歌。我想買歌唔需要次次買成隻碟,我買digital mp3/itunes好快搞掂,上網試聽過啱feel先俾錢download。買碟?值得收藏咩?我買隻Adele我都唔買坤哥啦。世界變咗,消費模式轉咗,但係香港樂壇就冇咩改變過,亦唔想改變。

站在一盤生意嘅角度上,商人絕對唔想改變自己,反而一味想改變客戶。今日樂壇只係一盤有限生意,佢地不想改變自己,要keep住大佬文化,要改就只係想改變聽眾。邊個喺頒獎典禮度大讚廣東歌點非凡絕世,驚天地,泣鬼神,但係有腦嘅讀者,想一想,比一比貨,就知道咩叫好音樂,咩叫Junk food。

一眾獨立音樂人好俾力撐,亦都做出好多音樂嚟撐,但市場同聽眾唔撐,本錢有限嘅音樂人,用埋最後一蚊去撐,總比fb上post同share一首"我是廣東歌手"做得更多。或者最後撐不過,聽眾唯有聽番7,8,90年代,大家聽下American pie,YMCA,又或者聽華語歌,鄧麗君,費玉清,何其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