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最氾濫的思想是所謂的大愛和包容,這種思想橫行了近代數十年,直至近日一連串的事件,例如文化侵略,恐怖主義的掘起,令人不得不反思這種泛道德主義似乎已走到盡頭。

事實上,這種泛道德主義的橫行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道德二字往往擊中了所有人的死穴,亦令到偽善的出現。在以往每當談及道德的問題時,佔據道德高地的一方必然被世人所稱許,而每個人心理上都樂意被別人稱讚,因此,世人會不斷尋求方法佔據道德高地,因為在他們的認知中道德高地就代表著正確、正義。這樣發展下來便演變成了現今的社會,只要行為或言語上與「道德塔利班」有些微偏差,便會被他們批鬥,指罵為「法西斯」。這種泛道德主義主導了世界數十年來的發展,終於在近年恐怖主義掘起的情況下令人有所反思。

難民潮的出現成為了一個分水嶺,在應對難民的措施上世界各地出現了眾多議論。在筆者看來這正是一個泛道德主義轉型的時機,因為現世正正是充斥了過量的包容及大愛,有一些事不是單由愛與和平可以解決的。就單以敘利亞難民危機而言,以德國為首的歐洲大國一開始主張無限量接收難民,更有不小不同國家的市民要求世界各地均接收難民。然而在筆者眼中看了,這些人都是一群隔岸觀火的人,在道德上而言,他們拿什麼大愛、普世價值作為包裝。事實上,是一種慷他人之慨的行為,因為他們認為只是其他國家接收又或者沒有影響到他們的日常生活,當然願意接收難民,這是泛道德主義的禍害,亦是一種很不負責任的想法。

假如詢問這些人是否願意開放他們的家接收難民,我相信十居其九也是回答不願意。為什麼呢?因為會影響到個人的生活,只此已可看出泛道德主義根本地造成了一群虛偽的人,他們不分情由只顧搶佔道德高地,奪取光環,但是這種做法卻令到世界陷入危難之中。由數月以來發生的恐怖襲擊已可知,在數量龐大的難民中確實容易有恐怖份子混入,而那些主張無限量接收難民的國家已顯得有些抗拒,因為難民的數量全完是超出估計,而且對國內市民的日常生活受到影響。

這些種種的事情令人想到究竟泛道德主義是否仍適用於現時世界呢?而筆者認為是完全不適合的,不同國家的發展和建設都是由當地市民建立的,接收難民與否的問題關係到資源分配的問題,亦可形容為「收係人情,唔收係道理」,亦應由該國市民自行決定,但若看了過去數月難民的所作所為後,又有幾人會願意再去接收難民呢?因此各國是沒有必要的義務去接收難民,即使接收也應限量或者採用必要的隔離政策。

若此行為仍被國內的「道德塔利班」遣責的話,那麼可以請他們到伊斯蘭國佔領地去用大愛和包容感化該組織的首領,所謂殺身成仁,捨身取義,他們想必一定會欣然答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