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vCJS-kx2Xs
「粵語泰澤#151 神話語乃真光Sanasi on lamppu
安德烈粵譯 12/3/2015
修訂 28/12/2015
詩篇119:105

「神話語乃真光,照我路途之光,主所說乃燈火,照耀導引我前行。」

喂,聖誕還未完的,別急著拆聖誕樹。

根據西方教會年曆(粵文版見: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40wzpCyE0lfifGnhOYoO_o6H1VP5l_R6w5E2iQ277ig/edit?usp=sharing ;官話版見: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IqX9YUYIpRmrYEOWv_XHGHI9rvYqbemXXI5LOjBAj_E/edit?usp=sharing ),聖誕期(Christmastide)不限於12月25日那一天的聖誕日(正式名稱為救主誕生日),還包括由聖誕日計起的兩個星期,直到1月6日基督顯現日(epiphany)為止。東方教會當中,由於君士坦丁牧首採用的是修正儒略曆,令聖誕日的日子能夠達成東西合一(而不像俄羅斯正教會堅持那套已經在曆法上出現嚴重偏差的舊儒略曆,令聖誕日變成是1月6日),所以其聖誕慶祝亦是依續至1月6日的基督顯現日;而基督顯現日更是東方教會的大日子。這日是紀念基督長大成人後「顯現」於世上,向世人傳道,以基督在約旦河接受施洗聖約翰的洗禮為開始。為了紀念基督受洗,各地正教會在這個正值北半球嚴寒冬季的節日裡舉行隆重的「顯現日祝水成聖」禮儀,把十字架拋入海中或河中,將全球的水祝聖;同時部分信徒會跳入海中「游冬泳」,爭相搶過十字架,把他帶回給神父,以領受祝福。在香港,普世聖統正教會聖路加座堂(隸屬君士坦丁堡牧首)會在顯現日後第一個主日於赤柱碼頭舉行祝水成聖禮儀。

在聖公宗的教會年曆,近接聖誕期的是顯現期;聖誕期和顯現期是一脈相承的,兩者是基督道成肉身的象徵。聖誕期告訴我等,上主竟然謙卑地降生在木匠之家,馬槽之內;顯現期則告訴我等,上主竟然謙卑地生活在窮人之間,平民之中。道成肉身的核心是齊克果哲學中強調的「同在」(Samtidigheden):永恆與時間同時的存在,並且互相建立關係。

道成肉身這個基督宗教的核心信仰並非FC-Radio那類蠢人所能理解的。道成肉身之所以矛盾,是因為他打破了我等,包括當時猶太人對上主的想象。在猶太教的一神信仰下,我等自然會對上帝這個概念作出以下的限制,包括:

上帝是全能的。

上帝是無限的。

上帝是永恆的。

相對之下,我等又對自己有以下的理解:

人類不是全能的。

人類是有限的。

人類是暫存的。

在我等之概念裡,上帝這個「概念」被多種「性質」限制住,並且祂所擁有的性質都是與我等人類的性質矛盾。因此,我等就可以得出,「既是上帝又是人類」是一個矛盾的命題。然而,基督正正是打破了我等對上帝這種理解。

齊克果對歷代神學家和哲學家(特別是黑格爾)最大的批評是,他們以抽象的概念和理論限制了「上帝」。「上帝」必然是「全能的」,所以上帝必然不是「非全能的」,上帝也必然不是「無能的」。若上帝能夠是「非全能的」,則上帝是「非全能的」,然而我們已知「上帝必然不是非全能的」,由此可以推出「上帝不能是非全能的」。同理,若上帝能夠是「無能的」,則上帝是「無能的」,然而我們已知「上帝必然不是無能的」,由此可以推出「上帝不能是無能的」。結果我等就發現上帝「不能」成為無能者。這種「不能」就與其「全能」的本質矛盾。這就是「全能上帝悖論」出現之根本原因。

然而,道成肉身正正打破了我等對上帝這種錯誤的理解。惟有上帝既能夠是全能,又能夠是非全能甚至無能,才能超越「全能」這個概念的限制,達至真正的「全能」。基督正是上帝以非全能的形式存在的位格。基督既有神性又有人性;一方面基督有全能的一面,能夠運用其超然的力量行神蹟,另一方面基督又有非全能甚至無能的一面,經歷人類的死亡,然後最終又戰勝死亡的限制而復活。當然,讀太多齊澤克的書,或是聽太多神秘「學」的人,是聽不明白這簡單道理的。

道成肉身不是獨立的,而是與聖週及復活期所強調之受難殉死、復活升天是相關的。黑格爾只停留於發現上主要來到世上讓人類認識真理就算了;唯有齊克果能解釋得清楚為何要道成肉身。道成肉身是為了拯救。世界之不義,源於個人之罪惡,不愛神且不愛人,故互相傷害,而人無法自拔,繼續在這社會中重覆犯罪。基督宗教診斷得出存在的問題(existential question)是罪惡,因此解決之方法,就是要尋找一個使自己不犯罪的超然力量,使自己超越於今世之限制。這力量就是來自上帝,而基督道成肉身的榜樣就顯示了上帝如何可以在有限的肉身當中戰勝罪惡;跟基督類似,信眾身上亦有這種上帝之力量,即為聖靈。

牟宗三曾曲解基督宗教之上帝為外在之上帝;然而,以外在和內在去區分基督宗教上帝是錯的,因為這是限制了上帝的性質。上帝既是內在,也是外在;一方面,聖父外在、超然於宇宙,故可創造萬有,而聖子來到世上,雖然偕同人類,但也是過去之事,而且也是以「他人」的身份存在於我等之間;另一方面,聖靈卻是內在的,降臨在信眾之中,成為自我的一部分,使之可以勝過種種困難和限制,包括慾望的限制。這正是基督顯現、道成肉身的真正目的。

道成肉身所帶來的信仰和哲學意義令基督宗教變得獨特,這種重要的意義亦透過大公教會流傳下來的禮儀而表達出來;禮崩樂壞的靈恩派是無法感受得到聖誕期和顯現期的深刻意義。在聖誕期及顯現期之日子裡,我等當反思道成肉身與我等之關係,並且如何將這種關係應用在我等身上,而非只是著眼於何時才拆聖誕樹、聖誕環。

主後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
基督聖名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