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元旦日,筆者在此僅祝各位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回首2015 年港、中兩地的發展形勢,2016 年很有可能是危機四伏的一年,北宋范仲淹有云:「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本文現在嘗試對 2016 年中、港兩地可能出現的情況作一估算,以讓一眾有心人提前做好有關的心理準備。

中國大陸

如果有留意大陸過去一年的情況,局面實在令人憂慮。中共向來打「促進經濟,加高 GDP」的牌,但由保 7% 降低至保 6.5%,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狀況。配合內地 A 股時升時跌、人民幣盛傳貶值、中共意圖擴大內需市場而無法收效,大家想想,以前已經生產的東西應如何處理?請注意,這些東西要麼屬於侵權膺品,要麼帶有毒素、具危險性,卻無質素保證。正常買賣途徑不能將之輸出,唯一輸出的方式就是強迫他國接受。故此,如無意外,中共日後應該會實行殖民政策 (亞投行、「一帶一路」便是其中端倪),甚至發動地區開戰 (即陳雲以往曾在節目「本土論壇」說的「放手向外一闖」)。

當然,礙於軍力不足,開戰沒有必勝把握,中共暫時不會輕舉妄動。可是,「產能過剩」的問題依然是存在的,未有被解決。尤其甚者,為了維持大國形象,中共一定會繼續推動 GDP 的增長,「產能過剩」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直至無法收拾的地步。有朝一日,GDP 增長再也無法持續,股市、人民幣又無起色,中共可以做些什麼?參照黨史,1958 – 1962年「大飢荒」之後,毛澤東未幾即發動「文革」,全面展開階級鬥爭、思想文化鬥爭。而觀乎習近平上台後的所作所為,用鬥爭轉移人民對經濟問題的關注,絕對有可能發生 (詳細可參考林和立〈五十年後文革捲土重來?〉)。

一旦出現鬥爭,中共勢必揭櫫「反貪」大旗,加上其刻意塑造涉嫌貪污人士 / 機構與外國勢力有關,「打貪」的另一面自然是「仇外」。中國民間一直有「仇富」心理,中共兩年多來不斷做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宣傳,火乘風勢,可以預料,中國很大機會重演「文革」,出現嚴重內鬥。倘若屆時中共軍力有所提升,更不排除在內鬥的同時向外開戰,反正有「抗美援朝」與「土改」、「三反五反」同步進行的先例。

香港

由習近平高度肯定工作表現、「老左派」吳康民轉軚支持,689 肯定會連任。因為有連任的把握,所以 689 才會漠視民意,堅決委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

而根據「六七暴動」經驗,中共出現內鬥,香港一定被波及。以往因得到英國的護蔭,英軍出動掃蕩左派分子,暴動過後積極協助重建,香港才可以起死回生。然而,今時今日,情況截然不同了。港共乃中共的傀儡政權,為 689 及其垃圾官僚體系所盤踞,沆瀣一氣!689 的鬥爭思維,將會煽動更多矛盾,這是無容置疑的,特別是年青、年長兩代,親中、戀殖兩批人之間的矛盾。而按照政府的口吻推斷,其似乎會傾向老年親中分子,嚴厲打壓年青戀殖人士。

社會陷入兩極,矛盾日益加深,「泛民」首先會因為死守親中、溫和立場而遭殃,面臨亡黨厄運,此亦是李怡先生替「泛民」憂心的原因。「離地中產」見立法會無人代表他們發出溫和抗爭的聲音,一是選擇移民他方,一是轉為投靠建制派。基於道德潔癖,移民人數應該會大幅上升。那時候,仍然留在香港的,不是接受中共,就是傾向「建國」。

受制於建制派、功能組別,即使本土 / 建國派於立法會選舉大勝,其依舊不能有什麼作為。唯一在議會可以做的,是預備搶咪、打架,鍛鍊體魄因此變得十分重要。「議會抗爭」不再有效,焦點轉移至「議會外抗爭」是理所當然。「議會外抗爭」莫過於佔領、堵路、前線衝擊。有了平定「雨傘革命」的經驗,估計 689 會重施故技,利用土共、藍絲搞破壞。而現時不少土共、藍絲實際上並未真正經歷過「六七暴動」,「老左派」又老的老,沉默的沉默。「六七暴動」的惡夢很有可能死灰復燃,只不過時移勢易,今次的受害者換成捍衛本土、懷念英治香港的年輕一代 (中共即時傾覆則另作別論)。

寄語港人

假設上述分析無誤,港人於 2016 年宜多做一些自救工作,包括:

(1) 維持與外國傳媒接觸,讓國際社會知道香港民族的處境是如何危險。

(2) 持有英國國民 (海外) 護照的人,請盡快完成續領。擅於英文書寫的人,能向英國政府發信講述香港困境更佳。

(3) 多做運動、結交各方志同道合的友好,並開始展開對香港地形、戰略運用的研究。

(4) 持續參與、聲援各勇武抗爭行動。

孔子曰:「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但願港人的努力不懈,終能奪回往昔的生存空間,這同時是筆者 2016 年對香港的一點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