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戰》(Star War)第七集剛上映,即引起全球哄動。今天,《星球大戰》的系列電影,已經不單止是一部電影,甚至說是一種宗教、一種信仰,也毫不為過。

可是,原來《星球大戰》竟是「抄襲」自黑澤明的武士劍道片?

《星戰》的「抄襲」

《星戰》中,有經典的絕地武士 (Jedi) 和激光劍。每當決鬥的時候,絕地武士便以激光劍展開生死對決。無論是劍道、武士思想、修行觀念、黑武士造型,這些令人著迷的元素,都是荷里活科幻電影極為罕見的事物,和其他科幻電影,例如《星空奇遇記》,顯得格格不入。為什麼會這樣?

佐治魯卡斯 (George Lucas) 就曾公開承認,《星球大戰》(1977)受到黑澤明很大的影響,而他本人也對黑澤明推崇備至。令《星球大戰》產生的這部電影,是黑澤明1958年的《武士勤王記》。

5

細心一看,《星戰》武士以激光劍決戰,這種比劍格鬥,明顯源自日本的武土劍道片。而黑武士的造型,就是把日本武士盔甲,加上德國軍人融合而成。

1

2

鄭樹森就指出,雖然《星球大戰》電影的原型來自日本,最後卻由美國的科幻電影開花,發揚光大。今天只計6部《星戰》電影,不計周邊商品,已帶來全球近50億票房收入。

移植與越界

那麼,這是否表示《星球大戰》只是一部「抄襲」日本的大集燴電影?當然不是。雖然《星球大戰》的靈感,確實來自黑澤明,但《星戰》中加入了很多全新的元素,電影已經再不是原來的面貌,大體無損。這種手法,電影有名堂,叫作「游動移植」 (the migrating genres)。

移植在電影界很常見,不過移植並不是抄襲。如果一部電影,可以輕易被他國抄襲仿作,並不能叫作移植,最多只可以叫作越界(travel)。歌舞片便是例子,五十年代時,邵氏和電懋成功攝製《龍翔鳳舞》(1959),其實只不過把MGM歌舞片的形式,原封不動整個搬過來。《007》系列電影則是另一個例子,香港電影《黑貓》便是抄襲自《007》,由於沒有特定時空背景,抄襲起來可謂得心應手。

全球化下的移植

《星球大戰》參考的《武士勤王記》,屬於日本劍道片,有很強的特定歷史和文化背影,因此只能「移植」,無法「抄襲」。移植的電影,只能局部仿製,例如是劍道精神,卻無法成套照抄。

黑澤明的《武士勤王記》,由三船敏郎主演,佐治魯卡斯本來更是打算由他主演《星戰》,可惜遭拒。電影講述主角幫助公主復國,偷運黃金,還以寡敵眾,有趣的是《武士勤王記》還在2008年重新又翻拍成電影。後來,佐治魯卡斯把故事鬆散挪用,便重新拍成後來的科幻經典大作《星球大戰》。

在全球化下,本來是極為本土的日本劍道片,移植成《星球大戰》後,即搖身一變,變成全球化的新類型,可見電影被移植後,就會改變原有面貌,甚至成為另一種風作迥異的作品。

香港電影的移植

說起「移植」,便不得不提香港導演吳宇森。吳宇森深受義大利式西部片的影響。雙槍齊發、飛躍開槍,從《喋血雙雄》(1989),到《辣手神探》(1992)、《Face Off》(1997),人物都愛穿黑色大衣、槍法如神,最後一幕必在海邊的教堂,在西方極受歡迎。結果,吳宇森又影響了美國導演Quentin Tarantino 的《Reservoir Dogs》(1992),影響之大,可謂奇事。

《喋血雙雄》(1989)

《喋血雙雄》(1989)2

在今天的全球化下,除了《星球大戰》,可見將有更多移植的作品,為世界帶來更多像《星戰》的獨特作品,也是好事。

參考:
1. 鄭樹森 (2005) 電影類型與類型電影,洪範書店有限公司
2. 2015:《星戰》回歸,《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