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用一句說話去形容而家嘅雲高爾,我會好簡單用三個字講完:輸唔起。

當初曼迷知道雲高爾會做曼聯教練,其實大部份都好開心好期待,而我都係其中一個。特別第一年就見到季前賽不敗,連贏羅馬、國米、重馬、利物浦,果陣大家都好似覺得紅魔會番嚟,雲高爾會再帶球隊拎到聯賽冠軍。而事實呢?雖然最終都得到第四,但唔少球迷已經有懷疑雲高爾係咪紅魔鬼杯茶。特別喺今年,曼聯嘅表現可以用災難形容。如果唔係傳統勁旅只有阿仙奴同曼城保持到水準,如果利物浦再早啲搵高普接任,如果車路士冇炒到EVA,咁樣嘅曼聯,有乜可能仲排到第六位?

曼聯一直最令對手驚嘅係佢地嘅魔性。費SIR年代嘅曼聯,有邊一隊英超球隊有自信一定可以喺曼聯身上拎到分?特別係中下游球隊每隊都踢保守戰術,如果九十分鐘完場後係零比零有一分在手,對佢地黎講已經係一場勝仗。不過,今年雲高爾帶住嘅曼聯反而變左保守果一隊,就好似紅魔係為左一分而踢波咁。久而久之,其他球隊心態亦都由為保一分而戰變成願意搏一搏,喺曼聯身上搵入球,因為曼聯今年嘅攻力之弱係人都知。雲高爾每場都講求穩定,結果去到比賽七十幾分鐘仲係中堅換中堅或者閘換閘都時有所聞。唔敢攻,唔進取嘅結果就係經常悶和完場,魔性依個字,同而家嘅紅魔鬼一啲關係都冇。

雲高爾強調控球,但佢唔記得左自己帶果隊唔係巴塞,亦唔係拜仁。佢要求一隊踢開兩翼快攻嘅球隊轉打中場組織,見到成效唔大又一直唔肯作出改善,再加上每次都令人講哂粗口嘅換人,實在令人睇唔出佢點解會係一個名帥。冇錯,雲高爾好肯比機會後生仔,咁係一件好事,但要後生仔落場拎經驗嘅前提唔係放佢落去踢就得,而係要有一個大佬鎮住,要有前輩教佢。而家依隊曼聯除左第一年入黎嘅小豬仲有邊一個似球隊大佬?講年資一定係朗尼,但朗尼愈踢愈冇信心,新仔廿歲馬迪爾表現反而搶眼好多,而家曼聯基本上就係靠佢一個衝鋒陷陣,朗尼波都未拎好、迪比零合作性、馬達似中場中多過右中場,佢地冇一個可以有效咁分擔馬迪爾禁區嘅工作。馬達起碼都仲可以造攻勢比佢,但朗尼同迪比喺場上真係可以話負作用。當後防班正選仲未夾慣夾熟,其實亂加新仔係一個好危險嘅賭博。史摩寧表現係愈黎愈好,但佢仲未到費迪南或者泰利果種大佬級數,佢要嘅係多啲同常規隊員合作,而唔係面對差唔多場場唔同嘅防線陣容。但雲高爾就最鍾意喺防線上亂開刀,結果就要迪基亞多次神救先幫曼聯補住一分。雲高爾戰術咁保守,點解唔可以好好比條防線磨合好先再搵機會練下新人呢?

雲高爾最令人唔鍾意嘅係佢賽後嘅態度。和咗話有機會贏,輸左話踢唔出自己風格,明明就係你迫住大家跟你果種風格先搞到曼聯變到而家咁樣。佢又見唔見對車路士一戰,費SIR經球員通道入場,可能只係打一打氣,講幾句說話,比少少意見,成班球員鬥心已經唔同哂?曼聯果種魔性唔係但求無過,而係眼中只有三分。費SIR係唔會容許自己隊球以保住一分為大前提踢波,有機會就要攻,要將個波送入對面龍門先叫贏左場比賽。保守戰術同紅魔根本就係風馬牛不相及,但望到下半場嘅換人,寧願換鐘斯都唔換爆炸頭,去到尾段都唔諗辦法去增加勝算,只係一心加強防守完場。而家嘅雲高爾已經輸唔起,佢只係一個想最後一份工平平安安然後退休嘅老人家。若果曼聯仲唔求變,若果雲高爾仲接受唔到不成功便成仁依種精神,無論對雲高爾或者對曼聯都會係一生中嘅一個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