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左派」吳康民一反以往批評的論調,認為「新左派」689「是連任特首的理想人選」。此固然不是基於什麼大徹大悟,而更多受脅於形勢,無奈轉軚。

毫無疑問,689 缺乏民望,管治手段拙劣,政治、民生議題皆不能妥善處理。可是,試觀習近平最近的反應,他依然肯定 689 的工作表現。這裡的「肯定」實際上包含以下三個意思:

  1. 肯定他能「不妥協,不流血」平定「雨傘革命」的大功績;
  2. 肯定他擁有毛澤東式的鬥爭思維;
  3. 肯定他能密切跟隨黨中央的步伐,預先對香港的「新本土主義」有所洞察,並予以警惕。

我們再回頭看 689 在《施政報告》中點名批評港大「學苑」《香港民族論》、在答問大會上公然引述毛澤東的詩句「牢騷太盛防腸斷」、在「全民退保」諮詢文件中故意挑起年青人和老年人兩代的矛盾,凡此種種,根本不是偶然發生,而是 689 刻意做給中共看的!

適值習近平以「二十一世紀的毛澤東」自居。一連串「反貪防腐」行動,將「新四人幫」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等拉下馬,盡顯好鬥本色。加上強調「近年來,香港『一國兩制』實踐出現了一些新情況」、主張「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前進」,689 乘機投其所好,習總自然龍顏大悅,連番嘉許。

相比之下,「財爺」曾俊華雖然得到習近平主動上前握手,但由於沒有鬥爭意識與正面評價「本土」,注定失落下屆特首寶座,僅能勉強作為其中一位候選人。至於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其早已多次表明不會參選。吳康民現在要改撐「忌才」的 689,更可證明「老左派」人丁單薄,對下屆特首選舉無能為力。

既然 689 很大機會連任,而中共內部可能正在蘊釀另一場「文革」(前中共中央委員于幼軍在中山大學講課時呼籲,警惕文革重演。林和立、劉夢熊亦先後指出,現在習近平的作為有不少類近 1966 年「文革」爆發前夕),香港人於 2016 年實在需要萬分小心,必要時用更激烈的抗爭手段捍衛自己家園,避免捲入漩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