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修訂,到左依家都無乜社會大迴響。香港人好得意,唔俾睇魔童個台,有十幾萬人出黎圍政總;赤化洗腦教育,又係十幾萬人圍政總;但點解版權修訂只有千人?

一日唔對症下藥去打文宣,令到尐人深切了解係燒到佢,佢地都唔會行出來。不過,民主黨既低調處理,真係淡化左好多港人對版權修訂的關注度。所以,民主黨一日不除,香港唔會有運行。

16/12 晚, 立法會集會區 攝: µTorrent@聚言時報

16/12 晚, 立法會集會區 攝: [email protected]

點樣先可以令到大眾意識到個問題有幾大,見到好多朋友已出盡全力去做懶人包,去做訪問,寫文分析,整圖改歌,不過都係踢唔郁尐人。

有尐天真既抗爭者會認為,不用理會其他大眾主流既支持度及參與度。其實呢樣野係可以成立的,但前設係,你有一定既武力及破壞力,以武力推翻政權。但你地又無,最多BBQ個垃圾筒,當日只係出左 87 枚催淚彈就大驚小怪,雞飛狗走。好記得兩次成功衝擊立會既晚上,帶頭既人入左去,發現後面無人跟就唔敢入,咁你地攪咩抗爭,破壞就有。

另一個推翻極權的方法,就是用群眾力量。我老家就自百幾年前的獨立戰爭開始,已經有幾次係用呢個方法去推翻政權,而且次次都係面對荷槍實彈的武力鎮壓、死傷無數。但尐人都係照衝,衝到尐前線警員同軍人都驚,甚至見大勢已去而倒戈。知但係,群眾力量,亦都係你地成日不恥既方法,因為成個群眾力量既動員能力,正正已被主流傳媒及香港左翼人士所主導。但你地好多人都唔會思考下點樣可以改變呢個現象。所以我好敬重教主同大亨,因佢地既台正正係以抗爭者既身份及角度去嘗試改變動員群眾力量的既有模式。亦都我見到最合理既出路,所以我都二仔底死跟,只是我覺得要定位不同,各有各做去擴展不同版圖,所以有尐野會好唔同。

講番版權修訂,大家都清楚一定唔夠票否決,唯一可以做既拉布拉到火燒連環船,令到立法會不能運作,其他議案都嚴重受影響,迫使政府收回,但呢樣野仲需要有一定既外力,既係群眾壓力。其實網絡 23 條只是前菜,要令到廣大市民意識到背後的惡毒及影響,才是我地要加強既地方,好似當日魔童台,係 spin 到唔係無左牌照,無得睇電視咁簡單,而係制度上既一男子的黑箱作業,打既牌係香港的核心價值被毀;在情理上又大打溫情,指尐節目製作有血有汗,是台前幕後為市民用心製作的超棒節目,打動之以情牌。張張牌都係針對香港人而設。

版權修訂的文宣戰,要清楚帶出的形象是,不只是網民的事,而是香港人的事。所以首要淡化的是「網路」的感覺,而切切實實以

“版權惡法”

來作定位。唔好同我講好多市民都係網民,呢個雖然係事實,但對於宣傳既impact就有很大影響,俾個簡單例子:「我要所有人死!」同「我要所有香港人死!」既分別,對於一個「香港人」嚟講,邊句既impact大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