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香港大學最新的民意研究;受訪者對香港人的自我認同上昇至8.12分,對中國人的則下跌至6.59分。學者練乙錚見狀大感欣慰,稱中國移民的身份認同可能跟「本土人士」無甚分別。假設滿分為十分,從受訪者對中國人的自我認同仍有6.59分來看,練Sir是忽略了一些認為自己既是香港人也是中國人的受訪者,除非那並非獨派的判斷。

香港人普遍不明白,中國移民千方百計逃離中國,在香港為何往往將選票給予民建聯、工聯會等中共外圍組織。無可否認,中國共產黨擁有無窮無盡的資源。然而中國移民選擇民建聯、工聯會主要還是因為它們由中國人操控。在中國殖民統治香港的過程,他們也有好處獲得。殖民統治就是我者與他者利益或立場上的對立。從受訪者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自我認同下跌至5.75分來看,中國移民也許同樣不喜歡中共。然而從受訪者對中華民族一分子的自我認同呈現上昇趨勢來看,論國族認同,中國蟻民其實跟中共沒有兩樣。

二次世界大戰,日本突襲珍珠港,美國隨即將日本移民關起來。那是因為日本人跟美國人存在我者與他者的對立,認為自己是日本人的便不能是美國人。同樣道理,因為中國人跟香港人存在我者與他者的對立,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根本就不是香港人!

港中大戰前夕,中共走卒曾鈺成接受傳媒訪問,稱自己希望「港隊」勝出;可是若然中國跟「外國球隊」對壘,他又希望中國戰勝。言論顯示中國不是真的要消滅香港人的身份,而是要香港人跟中國人共有香港人的身份。就像曾發表爭議性言論的中國移民李寧,大家問他是否香港人,他一定會答是;因為他認為香港人即中國人,中國人即香港人。

調查亦顯示,硬要作出選擇,40%的受訪者選擇自稱香港人,遠遠高於分別自稱中國香港人、中國人、香港中國人的27%、18%、13%。儘管如此,這個也非對港獨有利的結果。第一,調查的前設是受訪者需要強行作出選擇,自稱香港人的受訪者不一定是打從心底否定自己是中國人。第二,作出其他選擇的受訪者,百分比雖然分別低於自稱香港人的受訪者;然而那些選擇全部跟中國有關。假設議題是是否脫離中國,自決公投的結果只有統獨二元,沒有第三道路。以是次調查的受訪者班底來一次統獨公投,獨派必敗無疑!當然,香港中國的領土融合並非建基於self-determination。他日香港公投自決,議題也應該是建國與否,而非是否脫離中國。

自決論也有對內和對外之分,它本來就是民族主義的。誠如李啟迪所講,對《香港民族》沒基本共識,香港根本難以自決。自決論凌駕國家主權,現行法例亦無香港公民的概念。黃毓民的《全民制憲論》,跟《公民提名》、《普選特首》一脈相成。由於並非革命性,所以帶出一個問題~《全民制憲》中的「全民」究竟由什麼人組成?然而一看近日城邦派動員中國人聯署,筆者便想到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