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什麼我最喜愛、金像獎、金曲金獎不同。要成為年度代表,首要條件是能代表年度,反映這年這地的演變和社會氛圍。

如果2014是激盪之年,那2015是各方回氣、反思、重整的年份。抗爭的徒勞無功,當權的在政改表決、區選也不能佔甜頭,然後是各陣營的檢討、爭鬥,務求為香港之病診斷出能說服自己的病因,年輕會說中老年人不肯放開既得利益,港豬說是廢青搞亂香港,本土說左膠大愛包容不切實際,大家其實都在瞎子摸象般斷症找病因而已。

14年是香港的高燒年,15年高溫稍退,但大病接小病,問題仍然存在。而我選的這一戲一歌,均嘗試面對香港的問題,看戲聽歌過程,熱愛這城這地的人定會暗自淌淚。

步步皆血的《踏血尋梅》

unnamed (1)

《踏》之代表性,是終於有港產片面對這一代的新移民和廢青。

新移民與廢青,恰恰是現在香港其中一對敵視的群體。回歸後中下階層生活水準日差,廢青說是新移民下來搶了香港資源,新移民說我也有自力更新就算拿福利也是基本人權。香港近十幾年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北國來了一批中下階層和本地的中下階層分那沒有怎增加的工作機會和資源,結果又是一個上面政策由窮人一體當災的悲劇故事。

電影改編了08年一宗碎屍案。情節很沒懸念,一開始你就肯定廢青丁子聰(白只)殺了新移民援交妹佳梅(春夏),但查案過程中臧sir(郭富城)發現丁完全沒動機殺人,這令他很想知道背後原因。《踏》花了大部分時間介紹死者和兇手的背景經歷,佳梅隨改嫁的母親來港,不純正廣東話自然受人白眼,生活在香港使她特別快知道賺錢和物質有多重要,沒知識沒家底,唯一出頭機會是發明星夢,明星夢發不成要賺錢只能做援交,踏上不歸路的她,最終吃不消,求這初次接觸的恩客丁殺死自己。丁也是一個人生失敗者,在床上他一下子明白佳梅的感受,負起劊子手的責任⋯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對比,在現實香港裏,本土廢青和新移民基本上是水火不容,但放進創作空間,兩個弱勢階層彼此暗通,最後互相成全一起total loss卻又是如斯合乎故事邏輯。

或許低下階層的烏托邦只存在於幻想世界,而現實香港這弱勢之間的衝突是沒什麼辦法調和。基本上,我們只能在想像中將兩個理論上應站同一陣線的群體水乳交融起來,達成左翼那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向霸權宣戰的終極夢想。而電影告訴了你,放諸這現實香港,兩者融合最理想的狀態,亦只不過是雙雙放棄生命。

聽著電影末段鄭秀文那首「娃娃愛天下」,腦海不期然哼起這幾句歌詞:

這個抑鬱的星期天 我們在討論自殺的方法⋯
你說其實可以先環遊世界 然後到芬蘭凍死
好主意 我說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你問打算何時進行
不如就二十九歲 活在永遠的二十九歲

去北歐太貴,新移民和廢青,還是在劏房做愛之後自殺吧。

農夫《Sam歌》的新舊香港說

這一年,權貴說後政改會專注民生經濟,可惜偏偏三日一小事,五日一大事,唏噓花生剝不停,折騰又折騰,人人患上新聞疲勞,沒什麼好事情出現過。你說港足有好表現值得歡喜呀,但那突然的全城和應只是時勢造就,迫不得已找地方吐烏氣。若果14年大家搞出這般大事還可以叫做抱着希望、憤怒去做,那15年對各事件的反應是迫於無奈、灰心,抱守住基本盤的心態守得多少有多少。

14年我們還可以「一起舉傘」,15年,大雨小雨不停下,那把傘基本上已殘缺不堪。

就在這時勢,農夫發表了這首歌。

當初聽Sam哥嘅歌教我做人
點知家陣好似都唔係咁諗

許冠傑榮昇歌神的那七八十年代,香港那黃金時代歲月,現今八九十後是難以將之和2015香港聯繫。彼時香港百業興旺,蒸蒸日上,現在只剩地產金融業、賣藥金錶名牌奶粉金莎業。時代變了,要面對的問題不同,想法、處理方法自然不同,然則老一輩還在按以往成功心態問你何不逆來順受好好打工進修,要諸多不滿;上一輩又教你沈默是金、鐵塔凌雲見識過自由神像、富士聳峙後要顧及故地的閃閃漁燈,要有國家之心。這代人卻是不斷質疑:沈默只會不斷給人欺壓,北區、沙田、油尖旺變成水貨城,沈默有何用處?現在漁船都沒有了,全是倒模商場,旅遊、留學後,我們還如何掛念我城的一事一物?

你話過 咪移民 咪去外國做二等公民
而家每年多幾千人好兇狠心諗梗係爭住鬆人
唔係啲生意佬去外國進軍 係啲小市民對呢度冇信心

很多人甘願留下來,說是因為在世界上,再不能找到個像香港的地方,可以給自己家的感覺,因此熱血青年說要堅持,身土不二,為我城出分力。但人只有區區那二、三十年黃金歲月,注定犧牲的生意哪會全部人肯做。14年還在撐起雨傘的人們,有的想修補雨傘、有的思考如何令天不再下雨、有的,已在想丟下傘子,找個簷篷避雨去。

學生哥 好温功課 而家學生多 更多功課
驚輸在起跑線 童年得考試同測驗

創作期間,TSA還未牽起大波,可能農夫跟麥玲玲跟久了,暗暗寫上這幾句如此切合時事的歌詞。這個香港,不只大人不開心,小孩那沒能好過。

嗰陣做人要識do 家陣做人要識do do

識do,意味識做人,面面俱圓,食四方飯;識dodo,暗指懂人事、靠關係。農夫今年亦拍着鄭裕玲做節目連放笑彈,紅過一陣子(Do姐縱形象正面,比其他阿姐更受年青人歡迎,然亦是上一代的權力代表)。曾經的香港給人視為世界仔,能在各地做生意,融會東西。現在只能按國家辦事邏輯做事,要緊跟國策,要和上面同步伐才能發圍。不願違己交病、背棄理想的香港人如何定位,抱歉,前路肯定愈來愈痛苦。

在這前路茫茫的2015要選首代表歌曲,先決條件是要聽出那眾人皆不知所措的味道。《Sam歌》說的就是這樣的故事。曾經的成功方程式失靈了,然後上一輩質疑你何不跟從以往行之有效一套行事,你亦很努力嘗試跟隨,但「仲邊有財神到 搵錢要依正路」,努力做生意賺的只夠交租,打工不及炒炒賣賣收入多;年輕人不論賺不賺到錢,皆感到前路茫茫,「個個放假都plan去旅行」想舒舒氣,卻又給個二世祖說掛住每年去日本,而不儲錢上樓。這大抵是2015最耳熟能詳的故事。

或許有人會提議C AllStar 的《后會有期》做年度之歌。《后》暗喻的是如何面對前宗主國和相關物事的情感,是和「舊情人」說後會無期,英國這殖民主縱有多好,其實在十多年間已和香港愈隔愈遠。<Sam歌>唱的新舊時代交替,反而為所有香港人熟識,因為每個香港年輕人每天都要面對上一輩那自七、八十年代繼承下來的沈默是金、政治冷感思維;同時很多長輩,也在用對待恐怖分子的目光,看這些他們看不過眼的年青人,戰鬥從沒有停止。

這一戲一歌訴說的,全是2015香港人滾滾落下的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