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靈恩派福臨教會,曾為梁美芬助選的黎匪鎮滿牧師(https://www.facebook.com/stfrancisonthestreet/videos/vb.275456532643312/408264016029229/?type=2&theater ),於平安夜聯同其他教會到天后廟前「佈佳音」,嚴重冒犯他人之宗教自由,引起網上極大不滿(https://www.facebook.com/stfrancisonthestreet/videos/vb.275456532643312/408536479335316/?type=2&theater )。經過聖法蘭西斯街頭小聖堂連日狙擊,黎匪等人竟然要純籌是次活動的「油尖區教會網絡」主席,中華基督教會油麻地基道堂的陳誠東牧師發出一份沒有誠意,只表示「如對任何人仕或團體引來不便之處,謹表歉意」的澄清聲明了事,堅稱自己「選取地點上沒有任何不尊重其他宗教」,完全沒有基本的敏感度。我不認為這算是我「成功爭取」,因為這顯然不是成功,黎鎮滿還是躲在後面,沒有出來道歉,不過礙於我私下認識陳誠東,所以我不在對他多作公開批評。

是次事件的核心是,相關教會只考慮場地是否方便聚集等因素,而完全沒有敏感度,事後的澄清更暴露了彼等從未考慮過會否冒犯其他宗教這個問題。回想起昔日旺角佔領區,山東街交界南北的「關耶二廟」是佔領區的中心,堂廟位置甚近,然而從未聽聞有雙方衝突之事,皆因大家比油尖區教會網絡的人更有水平、更有智慧、更有意識。

聖法蘭西斯小聖堂一直位於山東街交界以南; 在第一次清場光復後,由於旺角佔領區失去了旺角道的領土,所以關公廟就由北方的前線撤退至山東街路口;可能因為風水的關係,彼等把廟宇建設成坐北向南,結果關公像就剛好面對著對面小聖堂聖壇上的耶穌苦像。其實問題是很大的;因為小聖堂裡擺滿了不少來自天主教及聖公會教友送過來已經祝聖的聖像畫,特別是有全能者基督和天使長聖米迦勒的聖像畫,兩幅都是與「驅鬼」有關係的。在大公教會的信仰裡,祝聖的意思,就是聖靈/聖神降臨在此禮儀之用品上,使本來普通的物件成為了聖靈大能的載體。

但是,小聖堂從來沒有發生過要去關公廟「趕鬼」之類的鬧劇。唯一一次是有一個靈恩派的,經常日頭坐在小聖堂裡不斷大聲祈禱的阿嬸,有一晚忽然說要走過去對面關公廟「拆偶像」,被群眾包圍,結果人們要我這個小聖堂堂吏來帶她走。小聖堂有拜苦路活動,關公廟也有關公像巡遊,但雙方也未曾來到對方門口踩場,總是快快的經過對方門口。當時小聖堂每晚也有泰澤祈禱,同時關公廟山東街那邊會有城邦論壇;小聖堂十一時進行夜禱,關公廟門口亦開始集武,大家都相安無事;星期日小聖堂又有新教的崇拜又有天主教的彌撒,人來人往,但信眾都是擠在小聖堂前,不會站到去關公廟那邊。倒是由於附近常有左膠團體大聲開咪影響小聖堂而經常引起衝突,有時還要關公廟的留守者過來幫忙調停。

「關耶二廟」是旺角佔領區的中心地帶,是大部分旺角佔領區的消息交流處,未曾到過關耶二廟基本上不算是到過旺角佔領區。然而,儘管兩股力量在南北兩側分庭抗禮,也能相安無事,因為當時大家目標一致,就是要打倒港共政權,爭取香港建國和普選。我唯一不滿的是,在清場以後,每當香港黑警有甚麼報應,人們總是說成是「關公顯靈」,卻甚少說「感謝上主」,認清這是上主向惡人施行審判的結果。正正是因為小聖堂被清場時,其中一個耶穌像被「爆頭」了,聖壇被褻瀆,這就是褻瀆聖靈,是不得赦免的罪,結果黑警的報應就接踵而來,暴斃、見鬼、家變、犯罪被捕,樣樣都有。

不同宗教之間是能夠共存的。有些基要主義的垃圾,就是極具侵略性,總是要把所有人的宗教信仰都同化,因此就不可能對於其他宗教有尊重的意識,即使有也將這種尊在壓在「傳福音」之下。當前世上有兩大批基要主義嚴重威脅人類文明發展的,第一個當然是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那群山番,彼等動刀動槍的迫人信伊斯蘭教並且遵守彼等對可蘭經和聖訓的詮釋;第二個就是基督宗教的基要主義,不過當代基要主義已經超越了「基要派」的界線,靈恩派和福音派的也愈來愈多往基要主義靠攏。幸好彼等是無牙老虎,無法殺人,只能用言語和行為不斷對他人瘋狂推銷自己那一套信仰,要人跟隨彼等對聖經之詮釋。這兩批人都是自以為義,結果犯眾憎;彼等愈是要將自己的一套強加於他人之身上,他人就愈是反抗。為了地球的和平,我等只能祈求這群垃圾早日歸去堆填區或是焚化爐,勿再為禍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