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錦棠曾經請教過「食神」史提芬周,究竟要點先可以燒出一道無懈可擊嘅菜,史提芬周當然話其實唔難,因為只有心,人人都可以燒出一道好菜。不過,依家喺香港出街食嘢(特別係連鎖餐廳,買少見少的良心老店除外),我真係感受唔到香港食肆係有heart去做一道好菜,讓顧客大快朵頤。

有一啲餐廳,啲枱擺得密到一個點,即使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用盡所有「原力」,都幾乎無法穿過。啲枱擺得咁密,食得有幾舒服,實在可想而知。一間有「心」嘅食肆,唔係應該要好似《食神》中果句「應該考慮到食客最細微嘅心理」嘅咩?依家卻貌似連最基本嘅「有啲空間感去食嘢」都無法達到。

有一啲餐廳,出面等一粒鐘,入去食嘢限時個半鐘。好,我就當又係土地供應問題,而且仲係一條「寸金尺土」VS「一寸光陰一寸金」嘅人生哲學問題。究竟,用一粒鐘先等到有得食,分分鐘仲要等到寂寞似夜深,仲值唔值回票價呢?如果你問殷海光,佢應該會話唔會,因為呢個只係一個生物邏輯層。如果你問阿里士多得,咁你應該要去問墳總青永屍先生先啦。

部份食肆為咗賺到盡,不惜係食材上偷工減料。你以為自己食緊雞?少年你太年輕了。當你咬落一舊雞度,你會發現自己淨係食到醬汁嘅味,或者係雞汁嘅味,而係食唔到雞味。呢一刻,你會發現,話雞有雞味然後失控爆笑的May姐,其實都唔係咁低b姐。或者,May姐呢一下大笑,能夠媲美「我自橫刀向天笑」果種無奈於世嘅笑。有啲食肆甚至學埋梁振英啲語言偽術,講咩原來鮑魚唔係一般的鮑魚,而係魷魚加鮑汁,非常「超然」。呢一刻,你會發現自己從學校生物堂嘅知識,根本不足以應付日常生活。

圖片來源:「雲海 陳雲海」facebook

圖片來源:「雲海 陳雲海」facebook

話說N年前,香港有個稱號,叫做「美食之都」;話說N年之後,香港轉咗個稱號,叫做「賺錢之都」:香港政府只懂一味講求經濟發展,食肆冇heart整嘢食有heart賺到盡,卻似乎反而係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