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個靚態先,我反對全民退保。

香港適唔適合成為福利社會?

精確啲講,我唔只反全民退保,而係對所有響香港增加福利嘅政策都有疑慮。喇,我唔係話要削減現行福利啊,Come on James,呢件事點可能發生呢。

身為一條廢青,我當然 ‪#‎唔識經濟‬。我只由一個普通人嘅角度講。過去救濟嘅角色由家族同宗教承擔,而第一個提供社會福利嘅政府係德意志嘅俾斯麥首相——係民族國家嚟㗎!福利本質上係一個共同體內嘅避險機制,起源唔係基於大愛,甚至有一定嘅排外性。三唔識七識你老鼠時,點幫得落手啊。要成為一個共同體,唔一定全部人識全部人,但要有一種集體意識,原來對方係自己人~咁樣。詳情參閱安德森嘅< <想像的共同體>>。

隨著人類生產力提高,排外性越來越低,大愛越來越大,聯合國訂立普世人權,緊急醫療都唔再基於人嘅身份,當然係好事嚟啦。但唔代表排外性永久地響「福利」嘅概念中消失;福利越唔急切,越唔攞命,社群就會越傾向呢樣福利留比自己人。大佬啊,你估福利係光合作用出嚟㗎咩,埋單嘅人對於呢筆數點用,點都會有啲意見掛。李光耀講過,北歐諸國行福利主義行得咁好係因為佢地民族較單一,仲保留部族意識,覺得幫助同族人心甘命抵,不過隨住北歐越嚟越多移民,佢唔係咁睇好北歐福利社會嘅前途喎[1]。我就覺得好有道理喇。

香港點都係一個移民社會,仲要係唔使考試就有得攞身份證嘅地方,要培養社群意識,真係談何容易囉。

既然標題寫住「全民退保」四隻字咁就講多兩句

1. 訴諸需要與訴諸感情

當然,全民退保有幾急切攞命,好視乎觀點與角度,但執紙皮嘅老人家嘅需要點都唔夠敘利亞難民咁迫切啩。如果唔係訴諸感情,訴諸佢地同我地親過難民同我們嘅關係,咁好難說服人點解要擺舊錢去幫香港老人家而唔係難民喎。

2. 全民退保算不算福利?

有人認為全民退保唔算福利,因為會釋放老人家消費力,最終會刺激經濟。呢點幾合理,可惜只係理想情況,一嚟老人家消費不及青年人激進(或者考慮設個廢青基金?),二嚟有啲老人家會攞筆錢北上消費,所以納稅人筆錢最終流向邊都係難講。

3. 世代之爭

全民退保另一個不幸嘅問題,在於世代之爭。早前雨革時,咪好多老人家話有嘢靠自己,唔好下下靠政府嘅?(都有好多老人家落街佔領㗎,不過反對嘅多啲啫,我係睇統計㗎咋,應該冇以偏蓋全掛?)依家比個機會你地自己靠自己囉~

P.S. 何啟當年反對過改善英屬香港嘅監獄環境[2],擔心如果監倉人生仲正過鄰近經濟強國嘅平民生活,佢地會偷渡落嚟犯罪摶入獄。不過依家我地嘅祖国咁強大,啲人嘅生活質素比班香港狗燦高多多聲,呢啲嘢絕對唔會再發生鳥。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參見< <李光耀觀天下>>
  2. 參見 < <城邦舊事>> (徐承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