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美國宣佈加息0.25%型0.5%以來,大家的心情的暢快了很多,興高采烈的說「支那快要爆煲了」。可是,這種言論實在是妄下雌黃。要下一子「支爆」實在是無稽之談;因為中國還能夠依靠龐大的外匯儲備和持續流入的外資捱下去,只是在美國加息以後,中國就不能再隨意減息、減存款准備金或是增加向外借貸。中國經濟下滑和面臨衰退是早晚的事,但很難一下子在2016年就來一場大簫條,除非發生前所未有的世界經濟危機、世界大戰或者其他極嚴重的全國性災難。本文將指出,儘管中國經濟長遠向下,中國經濟在2016年就馬上崩潰仍然只是一個妙想天開的支爆夢。

美國加息的直接效果有幾個:

  1. 中國外債所需支付的利息將會增加
  2. 資金由中國流出,流入美國,使人民幣進一步貶值
  3. 中國向美國出口之貨品價格下降,中國自美國入口之貨品價值上升,令中美貿易盈餘(trade surplus)增加

第三點是GCE A Level經濟學經常強調的。美元加息會令美元升值,所以理論上會令美國貨品價值上升,不利美國的出口,令中國自美國入口較少美國產品,向美國出口更多產品,增加中國對美國的貿易盈餘,以及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不過事實上,要考慮中國出口產品的國際市場價格變化,以及國際市場對中國出口產品的需求彈性,才可以決定美元升值、人民幣貶值對中國有多少好處。

事實上,早在美國加息之前,人民幣兌美元已經一直在下跌,不過中國的出口貿易卻一直沒有很大起息。下圖可見,人民幣早在今年七月已經由1美元兌6.1167人民幣大跌至6.3056人民幣,但是貿易結餘並沒有增長很多,八月只是比七月增加了172億美元至602億美元,約為33%。image03

中國出口減弱,除了是因為全球經濟復蘇緩慢,遵致對中國出口產品需求減弱以外(2012年金融海嘯以後,歐洲因為債務問題而纏繞了多年,到近期才漸漸改善;歐洲在這3年內緩慢的復蘇拖慢了全球的需求),更大問題是中國主要出口產品的國際市場價格一直下滑。

中國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鋼鐵出口國,鋼鐵出口亦為中國十大出口產業之一。然而,由於中國鋼鐵產量持續增長,卻把鋼鐵的價格壓下去,令收入減少。根據Kai Guo及Papa N’Diaye在2009年IMF發表的論文<Is China’s export-oriented growth sustainable?>指出,全球對鋼鐵的需求彈性屬於低彈性,僅為 – 0.3;在低彈性需求下,供給增加會令總收入減少。當時Kai Guo及Papa N’Diaye預計到2020年鋼鐵價格會較2008年下跌45%。

image06
http://www.tutor2u.net/economics/revision-notes/ped-4.jpg

事實上,Kai Guo及Papa N’Diaye之預測已經開始應驗。「中國鋼鐵業產能過剩」遵致國際鋼鐵價格下降,已經是大家公認的事實。阿思達克財經新聞指出,「今年前11個月,中國鋼鐵出口量增加了22%,達至1.02億噸創紀錄水平」;然而世界鋼鐵協會稱,今年鋼鐵需求量可能會下降1.7%(http://www.aastocks.com/tc/stocks/news/aafn-content/NOW.707644/popular-news )。日本鋼鐵企業JFE鋼鐵社長柿木厚司甚至批評,中國的產能過剩是「擾亂國際行情」,拖累日本鋼鐵出口價格;以熱軋捲為例,「夏季曾為每噸380~350美元左右的中國出口價格,已經跌至不足280美元」(http://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viewpoint/17310-20151216.html )加上歐洲復蘇緩慢,對鋼鐵需求減弱,而中國對鋼鐵的內部需求因反貪而放緩,造成產能過剩。更糟糕的是,2015年12月22日,美國宣佈對中國進口不鏽鋼課256%反傾銷稅,勢必打擊中國明年第一季的出口表現(http://news.cnyes.com/20151223/20151223101518461327312.shtml )。下圖可見,當我等將中國貿易數據與國際市場鋼鐵價格比較,就會明白為何中國出口在這一年內沒有增長。

image02

在如此劣勢之下,中國根本不可能選擇跟隨美國加息,以免進一步增加企業成本而打擊整體需求。結果必須承擔外債利息開支上升的風險;而中國地方債務一團糟,外人根本難以評估中國未來的還款能力。但中國也不可能再減息,否則人民幣會再急跌;甚至削減存款準備金這個常用的招數也不能再用,因為貨幣供應太多,人民幣會繼續貶值。而事實證明,儘管中國已經多次利用寬鬆貨幣政策去刺激整體需求,但需求根本沒有大幅增加。

image08
http://www.economicshelp.org/images/macro/AD-increase.jpg

按照經濟學的原理,假設整體供給不變,如果整體需求真的上升的話,整體價格水平一定會上升。然而,由下圖可見,儘管人民幣今年一直在貶值,中國的CPI根本沒有因而大增,反而在8月以後由102漸漸回落至11月的101.5;通脹率更由8月的2%回落至11月的1.5%。價格水平沒有升,就說明整體需求沒有增加。

image07image01

現在的問題根本不是貨幣供應可以解決的。在經濟學上,整體需求Aggregated Demand =  C (消費)+ I (投資)+ G (政府開支)+ (X-M)(出口-入口)。因為鋼鐵價格過低以及全球經濟復蘇緩慢,出口停滯,以及中國打貪導致奢侈消費大減和過去假帳問題暴露,原來被誇大的個人消費迅速縮水。自然地,廠商根本不願意投資,結果整體需求進一步減少,你再給錢彼等也沒用,彼等根本不願花。這就能解釋下圖的現象:儘管人民銀行今年不斷增加貨幣供應,但是全國銀行的新增借貸不升反跌,由1月的一萬四千億人民幣跌至11月的七千八百億人民幣,足足減少了-107%。

image05

中國經濟已經是「懷隱憂而歷茲」,然而又未至於糧絕援絕。因為中國依然有龐大的外匯儲備和持續流入的外資(當然,後者的數據其實很可疑)。

image00

儘管目前中國外匯儲備流失的情況非常嚴重,目前中國的官方外匯儲備其實依然十分龐大。正所謂多藏厚亡,中國官方外匯儲備在2015年1月到11月內急跌了3,751億美元,即大約10.9%;根據香港政府十二月的公告,2015年11月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為3,558億美元;言下之意,中國在這一年來官方外匯儲備蒸發的數值,比香港的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總值還要多(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2/07/P201512070603.htm );但目前中國的外匯儲備仍有34,382億美元,仍是全球之冠,是全球第二多外匯儲備的日本的291%。即使中國以後每年的外匯儲備也減少10%,也需要十年(2025年)的時間才能把全副身家敗光。

另外,外資也持續流入中國,然而來歷和原因也是非常可疑的。明明中國對外貿易表現轉差,銀行的錢借不出去,消費不振令物價水平低落,外匯儲備大幅流失,到達為何這一年來流入中國的FDI卻是一直上升呢?中國FDI已經由1月的139億美元激增至1140億美元。如果這些新增的FDI真的是來自跨國公司對實業的投資的話,為何未能帶動物價上升,或是對銀行借貸的需求上升呢?此乃疑點所在。

image04

面對目前的經濟隱憂,雜種提出「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的口號;當中最「去產能」就是解決產能過剩遵致拖低價格和總收入的現象。(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business/2015/12/151222_ana_china_central_economic_conference )具體措施當然就是重組國企,提高生產效率等,但涉及龐大貪官集團利益,必然再引起另一場習、江、團派、太子黨大混戰,長遠來說也很難成功;而且一單措施不當,令大量國企工人失業的話,就會加劇中國政局動盪。因此,如果2016年真的發生支那爆煲的話,那不可能是因為經濟原因,只能是因為失控的政治鬥爭。

2016年12月24日
救主誕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