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15511_990083471059487_936480615_o

講起中國龍,「常識」告訴我們,龍象徵獻瑞與吉祥,這從祥龍獻瑞、龍鳳呈祥、祥龍瑞氣等成語中,大家早已耳熟能詳。

講到西方龍,它常遭描述為醜陋兇惡,噴火放毒亂吃人,是兇暴惡獸的典型。

持此類觀點的人比比皆是,如民俗文化家黃永松便說:「西方“dragon”噴火守財,為惡多端,是被聖人剿殺的惡獸,而中國龍卻為人間慈悲降雨,是聖人贊許的瑞獸。」

但這是事實嗎?或者說,這是真相的全部嗎?

在西方,龍最「膾炙人口」的邪惡記述,當然不得不提《聖經》。《啟示錄中描述:

啓示錄 12:9 「天上又現出異像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啓示錄 20:2 「他捉住那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它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將無底坑關閉,用印封上,使它不得再迷惑列國。」

正因基督宗教於西方社會影響深遠,《聖經》說龍是魔鬼撒旦,龍自然成為了邪惡的代表,水洗也不清。中世紀以降的歐洲神話,不乏屠龍的題材,騎士與龍搏鬥撕殺,象徵善和惡的較量,意味信徒可憑信仰之力擊退惡龍。最著名的故事要算是聖喬治屠龍,只要村民改信基督,這位聖騎士便答應替村裡解決心腹大患,揮劍斬下惡龍首級。

有一說指,龍在基督教中被視為惡魔的像征是源自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古時兩河流域的稱謂)神話。譬如巴比倫神話中的提阿瑪特(Tiamato)與赫梯(Hittite)神話中的伊路揚卡什(Illuyankas),均是與主神為敵的惡神。由於居住在美索不達米亞附近,深受兩河文明影響的的猶太人,將這種「站在了主神對立面」的觀念繼承了,故龍在猶太教與基督教中漸漸成為惡魔象徵。

然而基督宗教興起以前,龍可善可惡,甚至有民族以龍為崇拜對象。希臘神話的《赫拉克勒斯與十二項考驗》中, 天后赫拉為刁難赫拉克勒斯,要求他完成十二項考驗,其中一項是偷走巨龍拉冬看守的金蘋果。那巨龍替夜神的女兒看守果樹,日夜守候,忠心耿耿從不睡覺。下場呢,卻慘遭人催眠殺掉,保不住腦袋也保不住金蘋果。

神話《美狄亞》中,英雄伊阿宋同樣為了拿到金羊毛,請來地獄女神催眠了負責守衛的龍,然後將魔液灑在龍眼裏,使其昏迷不醒,才順利取得金羊毛。

從這些故事可見,後世描述西方龍貪婪好財,原來真是冤哉枉也,牠本來只是盡忠職守,受命守財護寶而已。

耶教流佈廣泛前,曾遍佈大半個西歐的凱爾特人,以及北歐的維京人均以龍為崇拜圖騰,視龍為民族象徵和守護神。中世紀維爾京人,將自己的海盜船船首雕刻成龍的形象。在斯洛維尼雅,龍被視為首都盧比安納的代表,象徵神聖的吉祥物。

中美洲的托爾特克帝國、阿茲特克帝國,以及瑪雅文化中常見的羽蛇(羽蛇與龍的關係,日後再談),是該文化圈的重要神祇,掌管農耕、學問與風,傳說羽蛇神(為維拉科查 / 庫庫爾坎的化身)是帶來當地文明的啟蒙者。

在克羅埃西亞語和斯洛維尼亞語中,龍稱為zmaj。其意義依地區不同。在東斯拉夫地區被稱為「zmey」、「zmij」或「zmay」的龍,是斯拉夫語中「蛇」一詞的陽性形式,和「dragon」的形象基本相同。在南斯拉夫地區,被稱為「ala」或者「hala」(Aždaja 或 aždaha),另一些地區則稱其為「Lamya」,是雌性的惡龍,和「dragon」類似,而「zmay」則指更有智慧、善良的雄龍,和前者通常有血緣關係,但完全對立。

從上述資料可見,說西方龍是邪惡的象徵,未免片面得過份。

至於華夏民族視龍為吉祥物,確然不是無的放矢。相傳龍可興風作雨,故古人不時祭龍求雨。《左氏春秋傳》記載:「龍見而雩,謂建已之月,蒼龍宿之體昏見東方,萬物始盛,待雨而大,故祭天遠為百穀祁雨膏雨。」

但真正強調龍之祥兆,乃自龍成為「天子」專利,象徵帝王與皇權以後。這究竟從何開始呢?相傳軒轅黃帝乘龍升天,但筆者已談及,黃帝本族並未以龍為圖騰(見拙文< 真龍傳說3>),上古華夏人對龍的看法也與今天大異。有指龍徵天子起於漢朝,班固《漢書‧高祖本紀》說:「高祖,沛豐縣中陽里人,姓劉氏,字季……其先劉媼休息大澤之阪,夢於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於其上。已有身孕,遂產高祖。」學者認為這是蕭何美化劉邦的「公關手段」。姑勿論真假,天子=龍化身這種觀念,大抵不會早於漢朝太多。

好了,弄清邪惡vs.吉祥的觀念,我們再來看看「西方龍會放毒噴火,中國龍不會」的說法。

西方龍擅放毒噴火,在無數故事中可得見,很多民族的傳說也有此一說。古盎格魯.撤克遜人史詩《貝奧武夫》中的龍、英國與北歐的火龍均會噴火;埃及的阿斯布飛龍、北歐的法夫尼爾會噴放毒氣;瑞士的皮拉圖斯山龍更是放火放毒的品種皆有(參看《龍典》)。足見西方龍擁有火、毒兩元素的「必殺技」,沒甚麼好爭議。

但誰說中國龍不會放火噴毒?

先看龍火:
漢朝思想家王充的《論衡.言毒篇》記載:「龍有毒,……火爲毒,故蒼龍之獸含火星。」
宋朝羅願《爾雅翼.釋龍》說:「龍火與人火相反,得濕而焰,遇水而燔,以火逐之,則燔息而焰滅。」

清朝王啅《龍經》說:「龍火之得水而熾。火龍高七尺,其色正紅,火光如聚炬。」

他們皆說,龍之火較一般的火還厲害,像早前天津大爆炸的火一樣,不能用水撲滅,因此火遇水更旺。

再看龍毒:
南朝宋沈懷遠《南越志》說:「蟠龍身長四丈,青黑色,赤帶如錦文。常隨水而不入于海。有毒,傷人即死。」

南北朝楊炫之《洛陽伽藍記》說:「西方不可依山,甚寒,冬夏積雪。山中有池,毒龍居之。昔五百商人止宿池側,值龍忿怒,泛殺商人。盤陀王聞之,舍位于子,向烏場學婆羅咒。四年之中善得其術,還複王位,就池咒龍。龍變爲人,悔過向王。」

晉朝張華《博物志》記載:「唐天寶中,有陳仲弓裏中有井,好溺人。一日,有敬元穎謁 曰:此井有毒龍殺人。」

清代張英、王士禎、王惔《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三十七引《傳載》說:「五臺山北臺下有青龍池約二畝,巳來佛經雲:禁五百毒龍之所。……如近池必爲毒氣所吸,逡巡而沒。」

(註:以上古文出自中國博客趙自強的整理。)

文獻俱在,想說中國龍善良不會噴火放毒傷人者,可以休矣。

總結
-所謂中華龍吉祥、西方龍邪惡的「常識」,可謂非常片面,甚至武斷。
-中華龍「吉祥化),大抵見於漢朝以後。(約公元三世紀)
-西方龍被「污名化」,始於耶教冒起席捲歐洲以後(公元三世紀中期到四世紀中期的100年,是基督教在羅馬帝國興盛的時期)
-中、西方龍同樣會噴火、放毒氣,致人於死。如果以此為之「邪惡」,中華龍也好不到哪裡,大家龍兄龍弟,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