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話眉粗大殺氣,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好似林正英天師系列咁,但係相學有另一個方講法啱啱相反,眉粗剛陽盛,陰鬼愛逢迎。以我呢幾十幾年個人經歷嚟講,後者比較可信。

喺陽間講陽氣,在陰間就要陰氣,所以陰魂喺陽間活動,就必須要陽氣,採陽補陰。因為鬼魂流離陽間大部份都會陰氣大損,變得體弱,必須吸取陽氣,令魂魄能夠保持強度穿梭陰陽界。所以陽氣過盛嘅人,其實喺鬼魂眼中,就好似黑暗中嘅一道光,港男嘅豆腐火腩飯。無論喺邊度,陽氣都好似漆黑中嘅螢火蟲一樣,咁鮮明,咁出眾,要好似上世紀末蕭正楠個金龍船西餅廣告咁 –「雪雪雪」。

由於本人家族嘅男丁,無論相貌,毛髮,都係陽氣比正常人旺盛嘅基因,所以基本上全家男士都撞過鬼,唔似鄭秀文N年前套片咁,得左眼見過,有些幾次仲同汪阿姐個廣告咁,個心都離一離。我家中男丁運氣都特別差,做唔到咩正行,大部份都撈偏門,或者冷門職業,就算做正行都唔會風山水起,錢始終係冤枉去,唔係俾女人呃走,就係健康問題入醫院使三五七萬,絕對唔係整型咁簡單。

或者呢一種就係命,有時更唔止自己當黑,連家人也會中。家中女人也特別易撞鬼,因為鬼魂都中意跟我返歸,男丁陽氣盛,俾佢地「雪雪雪」,頂多都係運氣唔好,但係家中女人屬陰,就會經常被打攪,家無寧日,又或者體弱多病,精神欠佳。以下就是我的真實個案:

我爺爺早死,40左右,男丁二名,女一名。大伯,姑姑同阿爸由大陸走到澳門,再到香港定居。我父親喺香港生下一子一女。我係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出生,即四柱四陽,命硬,剋母。到我呢一代係第2代男丁,我細個嘅時候已經經常睇到"陌生人"嚟我屋企往,當然當年同阿媽說也不會相信,我應該能夠預見至親生死。最近一次係外婆去世前兩日,我發咗一個奇怪嘅夢,喺夢入面我一開我屋企樓下,大堂企滿唐裝黑衣人,個個都係笑面,似參加宴會咁,而我一路回家都人頭擁擁,最後終於迫到家門口,但中門大開,家中也企滿唐裝黑衣人,走到大廳我先搵到外婆,但外婆面目呆滯,似品神,叫都唔應,跟住個夢就完。呢種夢當年係我是第一次遇到,唔係恐懼,係真實得恐懼,但係我唔識解夢,不明意思。到兩日後我就接到電話,話外婆走咗,享年一百零三歲。自此以後我夢到家人或者朋友我都會特別上心,因為我都怕呢個係預知嘅夢,我都會通知佢地要小心。

細個嘅時候阿爸唔喺身邊,我只有同阿媽同阿妹一齊生活。阿媽生咗妹妹之後,精神一直欠佳,而我又成日喺屋企話見到鬼怪。到最後阿媽都開始覺得奇怪,於是就搵一個師傅上來睇睇。師傅一開始就喺門口企咗一陣先肯入屋,一入門口就話屋企有二隻鬼。於是個師傅先喺廳中心起壇,拜一拜關公像,跟住就開始標童。這是我第一次睇見標童,個師傅呼吸急速,呼吸聲應該大到成個廳都清楚聽到。師傅個助手叫我地讓開,跟住師傅直衝我房間,喺我床頭右手一握,就話捉到一隻,就走番出廳返神壇放喺香上面燒。之後個師傅再到我阿媽間房話捉到一隻,再放喺香爐上燒,而過程並唔係好似一般鬼片話齋,大叫大鬧,做埋收數佬同鬼講數等等情節。之後師傅就請神歸位,再同我阿媽解釋發生咩事。師傅話我家中方位已經唔好,因為坐向問題,再加埋H形公屋尾房,非常聚陰,而且門口又冇地主神位隔一隔,咩都自出自入。因為我阿媽係基督徒,所以唔會拜神。但係連上帝耶穌都幫唔到手,就只能求助道教安心。師傅話鬼魂都係跟我返屋企,避唔到,又話我命中剋母剋妹,需要搵個契媽來分薄克氣。最後當然好似懷仔咁,搵唔到啦。之後師傅又話床頭對窗,為凶相之床,所以我讀書唔集中,精神唔夠好,又易招來鬼魂。師傅臨離開時送上一張關公彩色相,背後係黃符,俾我阿媽保平安,睇落絕對唔係祈福黨。

呢件事過咗幾年,理論上就應該咩都冇哂,但係我仍然久唔久都仲睇到D「陌生人」,有時妹妹都睇到,有時都會俾鬼壓,半夜去廁所都有驚叫等問題。因為家境窮,選票又只係得阿媽一張,議員唔理,又不能夠搬到第二個單位,結果就好似"千與千尋"咁默默地和一班陌生人住咗三十年。佢地大部份都係過客,一兩天就走,好少返轉頭,情況都同其他類似case一樣,屋企光管電燈特別易壞,電費貴,手錶同鐘都成日快D慢D,經常壞,有時仲停埋。有時阿媽D朋友帶埋BB入屋一定喊餐飽,最衰未試過帶狗入屋。我試過養魚,養兔仔等等,咩動物都係「史泰祖」,最後養咗隻黑貓。隻貓可能係90後,懶得同我玩,最多就係佔領衣櫃頂高地,餓就撲埋嚟劃到我幾條血痕,大家住埋同一間屋裡面偏偏好似住喺平衡時空一樣。

有一日,我玩緊電腦,隻貓喺我後面個衣櫃頂高地瞓覺。由於係夏天,我冇著上衫,玩下玩下,突然隻貓尖叫幾下就從後撲埋嚟,對爪深深插入我背部,我要用力先甩得開佢,搞到我後背上面有兩度戰紋。呢件事我同朋友談起,有人話貓有驅鬼作用,可能係看見我背後有靈體,先有此反應去驅趕。我聽到之後當然心寒啦,但以我一生人嘅怪異經歷嚟講,不算得係咩,反而我會諗點解中世紀某宗教點解要大規模殺黑貓。如果某D江湖術士所講嘅顏色分鬼力係真的話,我未見過紅,綠色的,反而黃色淺藍色白色黑色我都見過,而印象最深刻嘅係藍色嗰隻。

話說當晚我一個人睇電視,阿媽與妹妹在房睡覺。我越夜越肚餓,想叫阿媽煮公仔麵嘅時候,我入到房間,輕輕拍下阿媽,佢冇咩反應,而我又唔敢吵醒佢,於是我喺床邊企咗一陣。突然,我睇見一個半透明物體從我阿媽身上走出來,好似靈魂出竅一樣,一個半透明嘅女人。我可以睇到係阿媽個樣。個半透明體坐起,我見到兩個阿媽,一個半透明坐著,一個實體在瞓覺。我嚇到呆咗,半透明體好似對我講緊嘢,口中唸唸有詞,但係我聽唔到任何聲音,好似電視mute機一樣。最後嚇得我返出客廳。呢件事我不敢對阿媽說。奇怪嘅事情出現啦,兩日後,我母親好似感冒唔斷尾咁,成個月都咳,發低燒,全身冇力,行唔到,坐唔穩,但係阿媽當時只係47歲,體能仲差過6,70歲。阿媽到診所看了多次醫生都查不到問題,直到一年後,佢喺街上突然暈低,送到醫院先發現已經係末期肺癌,之後唔到三個月就走咗。

雖然我天生就睇到D陌生人和發生好多唔尋常事件,但我堅持唔相信自己雙眼,唔相信命運,唔相信神佛。如果我相信的話,我就會不停咁希望我有一個好美好嘅將來,我而家嘅人生就會好痛苦。我睇得到,但我唔會承認佢地存在。因為相信咗,就即係話,阿媽係我剋死?All from me and I for all?我係天煞孤星華英雄?咁我嘅人生咪廢咗?我嘅真實故事其實寫過俾某電台,但係冇一個能夠登出或者解答到,可能係太真實,不可怕。我遇過嘅怪事好多,但係冇電影感,唔夠吸引,但係同道中人會知道,咩是真,咩係假,反應好的話,我可能會繼續分享。

現實中,鬼魂就係咁,最大嘅力量也只能令人精神不穩,不能做出大事,絕對唔係電影嗰種能殺人於無形。如果鬼神力量真係可以殺人,咁中國仲需要軍隊同武器咩,八國聯軍一役,南京大屠殺,三大戰役夾埋一早過百萬啦。我慶幸我冇見過,遇到嘅人,你必定係同佢地有血海深仇。

最後,我想講……其實有一種魔可以殺人,嗰種就係心魔,可以自殺,可以操控人地心裡面嘅心魔自殺,或者殺/操控更多人或者心魔。我地必須要平常心對待,又或者如果你有能力操控人地心魔的話,請你自重,又或者嘗試做一個屠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