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喜歡談夢想。不論是電影還是動漫–《海賊王》、《火影忍者》、《暗殺教室》,細心會發現,只要是難忘感人的佳作,總是離不開「夢想」。《爆漫》中的兩個廢青,只是平凡高中生,追的夢卻一點都不平凡。他們的夢想,是要把作品殿堂級刊物連載。這份刊物,足以讓所有漫畫人仰望,它叫作《少年Jump》。

有一種夢叫堅持

沒有夢,人不叫生活著,只叫生存著。《爆漫》追問的是,那麼夢想到底是什麼?追夢要有怎樣的犧牲?時下流行的「考12個A」,還有大人的金句「讀好書先」、「搵大錢」,又算不算夢想?

《爆漫》告訴你,夢想,其實只是一種對自己的約定,毋須計算太多。夢想是私人的,因為能夠真正了解自己的,只有自己,也因此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夢想。真城和秋木心中有了決定,就暗下決心,那怕是爬著跪著,也爬到終點。原來,看似是遙不可及的夢,只要人一步一步,堅持走下去,夢想就會變得觸手可及。

但這份量千鈞的一步又一步,走起來,又談何容易?何況只是兩個孤立無援的高中生?

電影中的兩位主角,為夢想荒廢學業,日夜煎熬,最後還熬出了病要躺醫院。原來「夢想」兩字,說出來很漂亮,做出來卻是看不見的辛酸。真城和秋木雖辛酸,卻不痛苦,因為追夢的過程中,有一班不問回報,願意默默支持他們的漫畫家相伴。路上只要有人陪伴,種種痛苦,都會化成美麗的風景。因此,最感動的一幕,其實並不是兩人擊敗天才對手,登上《少年Jump》第一位,而是當自己有難,其他新晉漫畫家願意放下自己的工作,雪中送炭伸出援手。
有些東西比勝利更重要,那叫友情。

有一種愛叫放手

日本漫畫很出色,只要是有看過漫畫的年輕人,看這部電影一定會有共鳴,為一個漫畫家的奮鬥折服和感動。也為他們的選擇自己的人生,為他們決定自己命運的尊嚴所感動。

不過,如果在高城和秋木生長在搵食至上的香港,要怎樣追一個「漫畫夢」?香港有沒有放手讓人追夢?想起《哪一天我們會飛》中的一句說話,「香港不是讓人做夢的地方」。在香港做夢已經難了,做「漫畫夢」更是難上難。

「你還小,你不懂得選擇,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是大人謀殺一個夢想的最終結案陳詞。但一個學生數學答錯題,為什麼不是教他如何獨立思考,自己尋找答案,而是家長、社會急著提供「標準答案」?人生是一場沒有結果的試驗。人生的答案,又哪有所謂「標準」?更深入的是,這個商品化、功利化的社會,有沒有給人有意義的選擇?夢想關乎個人幸福至深,看似是個人的事,其實和家庭、社會的安排有關切的關係。

真的想一個人好,就請放手。

雖然電影中有點瑕疵,例如愛上女神亞豆莫名其妙,欠缺足夠說服力。另外,主角拿著畫筆在漫畫格子上較量,特效也很浮誇。不過,電影整體流暢,熱血感動,最後一句「我要先走了」,呼應開首女神的約定「我會一直等你」,留下千般柔情和無奈。

有一種愛叫等待,還有一種愛叫放手。愛一個人就請讓他走吧,真的愛孩子,也請愛他的夢想,放手讓他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