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最近一個工業區被人為廢棄的廢土掩沒,區內工人為痛失親人而痛哭,就像以往發生天災人禍時一樣。我沒興趣評論事件因由,反而比較在意中國網民得知有人覺得這是報應時所作出的反應。

每次發生事故時他們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你不捐錢不慰問就已經是沒良心了,為何還要多加一腳?他們會跟你講人性,講道理,當然也會提及報應這一回事。對,幸災樂禍的人也許會有報應,你看看中國人得知日本福島事故等災難的反應,你就會覺得中國人的報應遠遠不至於此。中國人很愛抱著以往被害的事來仇恨一個國家,卻忽視自己對現今的世界帶來了多少的負面影響,就好像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受害國家一樣。

中國為何討厭日本,無非是二次大戰還有南京屠殺等原因。由二戰之後開始,中國每次都以一個受害國的形象向日本要求就二戰發生的一切道歉及承認責任。提起日本,老一輩的中國人會憤怒我理解,沒經歷過戰爭的新一輩會痛恨我也可算是民族情緒的關係,但吃著壽司、喝著清酒、看日本AV、到日本旅行、搶購一切「MADE IN JAPAN」的貨品,我沒能看到中國人除了言語之外是怎樣「痛恨日本人」。曾經世界列強侵佔中國;現今卻是中國大媽走到全世界用自身污染不同國家,凡有中國人出現的地方就會伴隨著嘈音與糞便,同時他們亦會用手上的人民幣毀掉一個國家的文化,像日本京都這樣一個曾經古色古香的地方,現今都出現了不少爲了迎合中國人而開的商店。你難得遠離香港出走日本,走到錦市場想見識一下日本人的生活,卻只見一堆大媽用普通話高呼著那裡的魚新鮮,叫著要怎樣拿回中國。要是她沒有說著最後一句說話,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在中國的菜市場裡面。

中國人永遠都活在過去,不但沉醉於過往的輝煌,更能把一件事件中受害人的身份帶到千百年後。當大部份國家都懂得忘記過去放眼未來,當德國的柏林圍牆也在一九九零年正式拆除,中國人還把自己當成是二戰中的受害者,但卻把自己作出的惡行忘得一乾二淨,單單是六四事件已經像日本對南京大屠殺一樣極力否認。比起過去,中國人現在對世界的破壞其實更加嚴重。因為不信任自己國家產品而在全球瘋狂搶購像奶粉一樣的日常用品,為了儘快離開中國而在全世界高價買樓抬高樓價,弄得自己在全球都神憎鬼厭,而且這一切有那一種是愛國的表現?只會看到自己祖先被害,卻忽視自己現在正在加害全世界,這樣永遠自以為是受害的中國人,要說報應的話,我想用一百年也報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