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駱質疑焦土戰的切入點是焦土戰的成功率,而我亦說得很清楚,我無法保證焦土戰之成功,這是眾多可行方法的其一,如任何人可以提出比焦土戰更有效的方法,我都願意支持,但我在老駱的文章只看到死抱關鍵否決權的迂腐思維。

老駱連續幾篇文章都在說,實行焦土戰失敗的後果可能是令香港毀滅。不是我硬要將焦土戰與「關鍵否決權」相提,而是老駱這句話的本身,就是暗示展開焦土戰,會令議會失去「關鍵否決權」,然後用老駱的故事來說,就是香港人失去按掣「喘息」的希望(別跟我說「按掣喘息」不是指「關鍵否決權」…),老駱認為失去這個希望,香港人就會失去「活力」,然後像那條「碩鼠」一樣自動尋死。

而我連續在幾篇文章說明「關鍵否決權」運作的原理,正是要指出「關鍵否決權」的成功率也不見得比焦土戰高多少。在此僅簡述之,首先共產黨要赤化香港不必經過議會,也就是繞過「關鍵否決權」;其次即使惡法要到立法會通過,也不見得泛民議員會齊心反對,香港歷史上就多次有泛民政黨背叛支持政府殘害香港人;再者如最近的網絡23條根本泛民27席無法阻止議案,只有拉布才有作用,但民主黨人就是不肯拉布。以上種種事例,均說明「關鍵否決權」之無力,而老駱卻偏偏認為,這種「關鍵否決權」給予香港人的「假希望」要死守之。

而要死守這個「假希望」,也就是明年立法會選舉時,跟據老駱香港人不能失去「關鍵否決權」的希望,否則就會尋死的理論,那為免港豬絕望自殺,難道不是要含淚含泛民嗎?

有朋友說,或許老駱說的「希望」其實不是「關鍵否決權」,而是他們對泛民的「期待」,那我就更不明白,為何不能打破之。正如中世紀的天主教,其權力核心-教庭腐敗無惡不作,但他又很多歐洲信徒的精神支柱,難道就因此而要保護天主教?先破而後立,是否一定能「立」,無人能保證,但有這個可能性。當然本土派應該盡最大的努力,令這個可能更有可能。

到底我說的焦土論那裡自相矛盾?請各位讀者自行判斷。

老駱引用的故事:https://www.facebook.com/RobinWildeHK/posts/57072415641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