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香港是一個反常的地方。這裡土生土長的人,自小進入幼稚園,歷經小學升中試、中三評核試、中五會考、中七高考,成就出一套喜歡爭勝的心態,以及仰慕成功者、賤視失敗者的白鴿眼。

儘管大學三年反覆宣揚「不同系的同學都是一家人」,這些俱是哄騙話。到了求職的時候, BBA、醫科、法律、工程等畢業生相繼覓得工作,哲學系、宗教系的卻面臨就業無門、眾叛親離的困窘,真相即時大白。

成功進入各行各業的新人類,一方面受著老一輩的頤指氣使,一方面則不斷嘲笑學歷、收入比自己低的人以洩忿。大說風涼話的背後,是不斷提醒自己教導下一代「千萬不要做 loser」。

因為「不要做 loser」,孩子還未懂得喊「爸爸」、「媽媽」,就要帶他 / 她上 playgroup 學「煲冬瓜」,贏在起跑線嘛。幼稚園一定要「有西人教英文」,小學必須讀直資,最好能夠「一條龍」升入傳統名校,遇強越強,競爭力充足,就不怕落後於人,HKU 不收自己。

孩子悶悶不樂說:「TSA 補充太多,做唔哂」,你卻氣急敗壞道:「一日都係你唔勤力,做極都唔識,浪費哂 D 時間」,孩子發怒了,你怪責他 / 她變壞。孩子終於屈服,用弱小的身軀背起異常沉重的書包,一步一步走著,抑鬱亦一步一步伴隨而來。是你,作為父母的,親手扼殺自己的孩子,天真爛漫的孩子。

未曾生兒育女?不打緊。正所謂「學到老,做到老。唔學到老,做都冇得你做」。一筆一筆收入,奉獻給一張一張證書、文憑。學士不夠,可以讀碩士、博士,最緊要有錢。於是,人不斷辛苦自己以確保自己未來可以繼續辛苦,無限輪迴,直至撒手塵寰。

一朝事業有成,由於得來不易,遂決定死不放手。「維持現狀」是硬道理,哪怕當權者是共產黨,反正鉛水不會是我這些努力上進的有錢人喝得到。水貨走私客?sorry,我看不到。金舖、藥房滿街?R. I. P.,與我無關。大陸人搶床位、奶粉?never mind,我可以住私家醫院、買價格高昂的奶粉。總之,香港要繁榮穩定,不要拉布示威。所有反對派都是收錢搞亂香港的,越早清除越好。

他們始終不知大陸專才一南來,多年來建立的名譽、地位就會被褫奪。又或者,他們不是不知道,只是已經打算「默含淚光衝往世外」。

孩子的爸媽,眼見子女日益長大,香港越來越躁動不安,亦開始計劃移民了。原來勞碌大半生,最後是要親手將自己趕出家鄉,不可謂不諷刺。

還記得彭督曾經說過:「將來香港的自由,不一定由中國來剝奪,而更有可能是香港一些人自己主動一點點來葬送」,真想不到這裡的「一些人」,竟然佔整體香港人口的大部份。當人人習慣了反常,醉心自殺而不自知,即使 2047 年香港依然存在,它也不過是一具喪失生命力的死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