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女生選擇跳樓了結生命,然後又有一堆人來了:「唔珍惜生命」、「有勇氣死冇勇氣生存」、「正廢青少少壓力都受唔到」、「其實有咩都可以同屋企人、朋友、社工、老師講」,說這些話的人,都是在講風涼話。
 
要麼,他們一帆風順;要麼,他們就是備受「正能量」薰陶的蠢人。常年說「冇事」、「加油」、「撐你」、「總會雨過天晴」、「凡事總有解決辦法」,鬼唔知呀媽係女人?說這些有什麼用?不但不能幫助對方,相反,會更加刺激對方的情緒,有朝一日對方真的自殺了,這些「正能樣」就是幫兇。
 
「你有冇諗過屋企人感受?你死咗佢哋會幾傷心痛苦?」講這句話的人就更加是智障,現在傷心痛苦的人,是那個喊著要死的人,你不處理當下對方的情緒、感受,卻說你死了,誰來照顧你家人的感受之類云云,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原本他是有救的,可是,就這麼一句話,他就沒救了。
 
「要自殺也行,要長命百歲也行,各個人各走各的路,各自築起自我之塔,唯此而已。」這是來自太宰治的話語,一直警醒我,沒有錯,生與死,都是個人的選擇而已,人生本來就是自我的,你知道嗎?
 
在生與死之間的狹縫游走,誰知道自殺者經過多少次來回掙扎?管好自己的嘴巴,過自己的活吧,死者已矣。
 
但每個人的死,每個人的抑鬱,我們都該好好聆聽,否則,自殺不斷,問題不滅,痛苦,將會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