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下去便利店覓食,牛腩飯要叮很久,我無聊地東張西望時,看見櫃枱後面擺著一大籃貼上減價貼紙的食物。我指著籃子問店員:「呢啲食物仲賣唔賣㗎?」

唔賣得喇。我心裹有點可惜,但想起這種拋棄食物的事情每晚都有,只是剛好今晚被我撞見,就算了。我的友人曾在麵包店兼職,她說過面包店的工作人員可以隨便吃免費麵包。

「任食咁抵玩?」

反正也是要扔的呀。麵包店設有一個每日扔棄麵包率,比率過高,代表產能過剩,生產成本過高,要檢討;比率過低,代表客人進店時麵包櫃零零落落的,無法激起購買欲,行銷失敗,要檢討。有些麵包生產出來就是拿來襯托別人的,註定無法實現自己身為麵包的潛能。真是可憐。

我從小唸得最熟的詩就是這二十字真言: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媽媽教我「有衣食」,原因從來不是非洲小孩沒飯食,而是因為要珍惜他人付出的勞力。我去Canteen一向嗌少飯,能在不強迫自己進食的情況下吃完膳食,而且也是超市即將過期食品特價櫃的常客。不過即使在個人生活方面小心翼翼,每個人在社會結構下也依然會成為浪費食物的一份子。

現在這些三文治和菠蘿就跟灰姑娘一樣,沒過午夜就要被拋棄了。一份三文治,麵包可能來自香港廠房,麵粉來自中國,雞蛋來自美國,沙律醬可能在泰國制造,膠框的原料來自中東,所有東西經過無數的輪船汽車,終於來到便利店,但最後這個可以代表大半個地球的物品還是被當作垃圾扔出去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呀。浪費似乎是人類的天性--忘了哪套記錄片提過,當年長毛象滿地跑時,人類只吃最肥美的部位。再後來,再後來長毛象就絕種了。

臨走前,我問店員:「剛剛才發現買快餐可以加8塊買咖啡,我現在還可以加嗎?」

「可以呀。啊算了,你不用給錢了,我送給你吧。」

原來昨天便利店做promotion送咖啡,還派剩幾杯。只剩下Cappuccino了,不過免費的東西最好喝。我接過咖啡,拿一包咖啡糖,感謝店員的好意。這真是個好結局,我拯救了一杯可能會被浪費的飲料,而且還不用花錢。除了非洲的咖啡豆農民、南美洲的甘蔗農民、以及種種種種的工廠與運輸工具外,這杯咖啡還加上了店員送贈的意義。現代商品總是千篇一律(這也是他們的優點),不過每件表面一模一樣的商品背後的複雜的人力鏈卻可能截然不同。人造的東西,畢竟無可避免地會打上人的烙印,也因此不可能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