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南亞地區的國家包括:泰國、越南、柬埔寨、老撾、緬甸、馬來西亞、星加坡、印尼、汶萊、菲律賓等。

早在上個世紀,有些東南亞國家已是西方國家的殖民地。由於泰國在印度和中國之間,英法為了避免在她們之間有共同邊界,因此,泰國成為了東南亞國家中沒有被殖民的國家。英國殖民緬甸、汶萊、馬來西亞;法國殖民越南、柬埔寨、老撾;荷蘭殖民印尼;西班牙殖民菲律賓。

東南亞國家的民族獨立運動蘊釀在殖民時代或在二次大戰前,導火線為二次大戰後,才發生了獨立戰爭。

東南亞國家的民族獨立運動之能成功,主要分為內在因素和外在因素。內在因素為東南亞國家人民起來爭取獨立的決心,而外在因素則只是東南亞民族運動的催化劑。

外在因素方面,殖民政府的殘酷統治以及抱著濃厚的殖民色彩,歧視東南亞人民,例如普遍的東南亞人民都要從事低下工作,工作環境和薪資都被殖民當局剝削。殖民政府更推行強迫種植政策,強迫人民種植咖啡、茶葉等,破壞了當地的本土經濟。同時,殖民政府剝奪東南亞大量資源,如石油、銀礦等,壓搾東南亞國家。

日治時期的因素方面,二次大戰時期,日本在東南亞國家張牙舞爪,表面上鼓吹「大東亞共榮圈」,但實際上,日本只視東南亞國家為軍事基地,日本人在東南亞國家的統治,比西方殖民國家更殘酷不仁,其暴政激勵了東南亞國家人民奮力爭取獨立。不過,在另一方面,有部分東南亞國家在日治時期獲得自治機會,讓他們學習行政,使東南亞國家在二次大戰後,更加不願意再被西方國家統治。

而其他外在因素方面,在中國,孫中山先生成功推翻滿清,鼓勵了東南亞人民爭取民主,以及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也影響了東南亞領袖,推動革命的方向,例如印尼蘇加諾也主張「貧民主義」。此外,蘇聯和中國的共產主義為東南亞國家帶來革命方向,例如越南共產黨、印尼共產黨等成為了他們獨立的出路。隨著二次大戰結束後,西方列強的國力大大衰退,她們都無力再殖民東南亞國家。

然而,如上提及,外在因素只是東南亞民族運動的催化劑,而內在因素為東南亞國家人民起來爭取獨立的核心力量和內在推動力。因此,內在因素比外在因素更為重要。

東南亞人民的宗教信仰方面,菲律賓人信奉羅馬天主教;老撾、緬甸、泰國、越南信奉佛教;汶萊、印尼和馬來西亞信奉伊斯蘭教。最重要的是,東南亞人民的宗教信仰有助他們在民族獨立運動上團結一致,一同反抗西方國家的殖民統治。以印尼信奉伊斯蘭教為例,印尼人改革傳統伊斯蘭教,現代伊斯蘭教改革者,他們將「可蘭經」作合理的解釋,改革傳統習俗,配合現代科學的發展。他們倡議反歐洲殖民的統治,從而促進民族覺醒。同時,他們推動西方科學,主張自由,民主,平等。現代伊斯蘭教義學校蓬勃轉型,利用宗教信仰團結人民,為新一代知識分子推動印尼獨立運動鋪路。

中產階層的推動方面,中產為東南亞國家爭取民主的過程中擔當主導角色。例如在泰國,城市化和經濟迅速發展使中產階層崛起,商人、學者、政府部門和其他專業,均由中產階層組成,他們更在各省各城中擔當積極求變的角色。此外,他們成立各方面的非政府組織,在社會和政治議題上發揮了很大的政治影響力,成為社會上主要的動力,推動了泰國民主運動。其他東南亞國家的中產階層同樣為該國的民主運動帶來正面影響和效果。

教育方面,隨著東南亞經濟發展,人民的教育水平提高,明白民主自由的可貴,同時受到西方國家民主思想影響,培育了許多精英領袖,例如新加坡李光耀、馬來西亞東菇拉曼、印尼蘇加諾、緬甸昂山素姬、越南胡志明等,帶領東南亞人民爭取民主自由。

簡而言之,內在因素推動了東南亞人民起來爭取獨立,它比外在因素和其他因素更重要。

反思今日香港,中共殖民香港和美帝代理人在香港共同剝削香港利益為外在因素,當中共要文化清洗香港人以及在香港的政治干預,美帝代理人則擁抱普世價值的旗幟縱容中共在香港橫行。

雖然中共殖民逼使了許多香港人起來反抗,但參考東南亞國家的民族運動成功的因素,除了天時地利之外,香港人如果要成功爭取民主、自治、獨立,無庸置疑最重要的一定是內在因素:香港人起來爭取自主的決心。

香港沒有主流宗教信仰,但參考東南亞國家的宗教信仰能團結東南亞人民一起爭取獨立,就明白為何陳雲老師要復興華夏文化和教仰,因為有其文化和宗教,才能團結一致對抗中共殖民統治,建立屬於該地方的民主,至於華夏復興的方式等,當然仍有待商榷。不過,至少香港有香港人「信奉」的核心價值,這正如東南亞人民誓死守護他們的宗教信仰一樣,香港人都應該學習東南亞人民努力守護自己的核心價值,捍衛香港人這身分的尊嚴。

香港的中產階層的方面,不用筆者多說,香港的中產是離地的。然而參考東南亞國家的民族運動,以至其他國家的民主運動,中產是推動民主的社會一大動力。很可惜,香港上一代普遍是離地中產,在香港賺夠錢,便「狗急跳牆」,移民到歐美各國,或者對於各樣社會運動、政治議題站在道德高地。或許,香港要等80、90後成為中產,中產才能成為推動民主的社會一大動力。

總結來說,一個地方能成功爭取民主或者獨立,主要取決於內在因素推動人民起來爭取民主或者獨立,而外在因素只為其催化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