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駱的文章焦土六合彩說:任何抗爭都是賭博,不過「焦土戰」就像買六合彩,支持者看的是極高的回報,我擔憂的卻是極低的成功率。…而這注六合彩中不了不止花了十元如此簡單,而是賠掉整個香港的未來…

老駱認為焦土戰成功率低,而且代價是賠掉整個香港的未來。我暫不討論焦土戰的成功率,我想反問老駱,焦土戰或會令泛民失去議會「關鍵否決權」,但是否失去「關鍵否決權」就等如香港無未來,彷如香港會「陸沉」?

老駱之後又在文章以故事為喻,指出香港人失去「關鍵否決權」就如同失去希望,只會等死。我想再問老駱,「關鍵否決權」真的是可靠乎?二零一零年,「關鍵否決權」就曾經因民主黨、民協而失效過一次了。到了二零一五年,民主黨又蠢蠢欲動,民主黨主席「四方西」提出假民主替代方案希望中共接納,而公民黨湯家驊就更不用說了,泛民自身也對成員沒信心,為此三番四次聯署綑綁箍票,關鍵否決權真的牢不可破?

即使是現在也好,關乎中國利益的議題,作為「建設民主中國夢」旗手的民主黨,當然堅定賣港,例如早前向中國捐出一億元賑災。未來的也有,高鐵的一地兩檢問題已逼在眉睫,民主黨黃碧雲(我套用他們的角度)中共皇帝不急他們太監就急,主動提醒要處理一地兩檢,讓中共公安可以來香港執行中國法例,到時要撥款及將中國法例加入基本法裡時,民主黨會否決嗎?有人敢代民主黨保證嗎?

沒有群眾壓迫,甚至有群眾壓迫也好,民主黨願意為香港人發揮否決權的責任嗎?你看看網絡二十三條的拉布戰,他們做了什麼?

我退一步說,假設老駱的說法成立,失去否權決等如香港無未來,失去否決權香港人就會等死,所以不能狙擊泛民二十三席,一定要與他們協調,保住二十三席否決權,而且泛民23票又真係會如實發揮作用,但即便如此,恐怕不出十年,泛民也會失去立法會二十三席,上屆立法會選舉,泛民自詡的六四黃金比神話已遭打破,在中共殖民政策下,中國人蝗民的合資格選民越來越多,關鍵否決權早晚不保。除非,泛民全體與中國蝗民靠攏,為他們謀求福利,以「入屋論」爭取他們支持。不過如此一來,泛民或許可以保住議會二十三席,但他們也不再服務香港人了,到時他們當然是為中國人蝗民投票了,關鍵否決權?當然是服務選票多的中國人吧。到頭來,香港人還不是要等死?

目前泛民主派他們如此「老定」的原因是什麼?正是捉住你香港人認為「失去議會『關鍵否決權』等如香港無未來,彷如香港『陸沉』的心理」,所以你們香港人含撚都要投票比我民主黨。

而「關鍵否決權」的成功率,不見得比焦土戰成功率高,「關鍵否決權」的壽命也不見得會長久。套用一篇文章的題目:香港人,終要真打一次,唔好靠「關鍵否決權」!

泛民早已變質,「關鍵否決權」已不為香港人所用,我只能勸老駱及香港人,別再抱殘守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