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四零藝人」陳慧琳,到了這個新年代,今時今日仍然有「四無藝人」鍾嘉欣。

陳慧琳當年因着形象健康,被封為「四零藝人」,相信不少人(像筆者那樣老)也記得,這個稱號意指的是「零是非、零緋聞、零走光、零結黨」,筆者看完今屆大台的電視頒獎禮,愈來愈替鍾嘉欣不值,她是繼陳氏後,讓筆者覺得僅有形象健康得近乎完美的香港藝人(註﹕鍾氏早期更有「第三代嘉欣」而聞名)。

撇開形象,到了今日,鍾氏已經擁有着很多得獎的條件,論人氣、名氣、年資、外形、演技、代表作等都有。人氣上,她擁有一大群劇迷、影迷、歌迷等支持者;名氣上,「鍾嘉欣」這個名字的認知度已很強,只是欠一個獎項更鞏固自身的名氣;年資上,她已經出道十一年,當年被指太年輕,未能捧得起視后的名銜,今日理應絕對已有資格;外形上,是最難受爭議的一環,鍾氏走出來已是美人肧子,加上為「華裔小姐」冠軍,絕對無庸置疑,最近更因自身散發的氣質被封為香港區「仙氣」爆燈的「仙女」之一;演技上,看着鍾氏的演出一直進步,穩紮穩打的,偶然甚至爆發出來,是一個在2004年從樽底逐漸爬上樽頸位,接着更爆發出來跳到樽口位置,其後在這個位置逗留,不是她能力問題,只是大台未肯讓她跳出樽口而已。

凡事乃性格使然

鍾氏一直以來輸的,不是爭議她擁有着這些條件與否,而是她個人的性格所累,與其最相似的大台藝人,是另一名演員馬國明。筆者在網上一鍵輸入二人的名字,最令筆者感到湊巧的是,兩人無論外形、背景、學歷、性格、以至日常生活、事業,都相當近似!馬氏與鍾氏同樣就讀加拿大UBC,身形高佻,絕對是俊男美女配(註﹕可惜的是二人未有機會真正合作一個完整的劇本!),深閨而好人緣,亦毫無架子,平日生活也相當平淡,男的外出也只是踢波居多,女的也只是與好友聚會或逛街或煮飯,大部分時間均留在家中。簡單來說,就是「毒男」與「宅女」。兩人甚至同樣於2006年在大台電視頒獎禮中奪得「飛躍進步男/女藝員」,同樣創造歷史,一個是最年長的「飛躍進步男藝員」,一個是最年輕的「飛躍進步女藝員」,筆者與一些網民一樣,希望這兩個合襯的乖仔乖女兼好演員有一年可以一起奪得男女主角的獎項,希望大台可以為他們努力做出來的成績作一個簡單的獎勵。

當晚的大台電視頒獎禮,讓筆者忍不住要封鍾氏為「四無藝人」,意味着她本人一直也是「無機心、無後台、無應酬、無運氣」的可憐小女子。

– 無機心

看到一些傳媒的報道,說早幾年鍾氏被大台高層所哄續約,結果續約三年變續約多八年。這件事,已經看得出來鍾氏的性格實在太沒機心了,她似乎從沒想到別人盤算着甚麼,抑或有甚麼目的,也從來沒有「扭計」不肯簽約,大台高層其實只是想用合約綁着她,讓她不能自由發展,一直為該公司效力。說起來,近年最忠心的演員就是楊怡、鍾嘉欣和馬國明,可惜三人得到的待遇都很相似(註﹕楊氏與馬氏比鍾氏稍幸運,至少分別拿到了最佳女主角與最喜愛男角色,惟鍾氏卻連最喜愛女角色也分不到一個!)。簽約後,他們拍的劇集既不是重頭劇,也不是甚麼好劇本,大台高層將最爛的劇本及角色都給了他們這些最忠心的演員,反之,不太忠心、甚至已離巢、或「打個白鴿轉」回巢的演員,往往都能拿到了好劇本及好角色,顯示了大台讓乖乖坐定定努力的同學沒糖吃,卻為了讓百厭四處奔跑的同學坐定定就給他們有糖吃。

鍾氏與馬氏一樣,性格太真,說話太直接,被硬拉上台後,竟直接說「我唔知喎」、「我無睇梟雄喎」,第一句語氣中似是真實說話,第二句則可能是真實的,也可能是跟旁邊的拍檔對稿出來的,但觀乎她的語氣,還是似說了真心話。也同時看得出來,她好失望,等了那麼久、努力了那麼久卻一個獎項認同都沒有,高層為了多個人上位,就讓當田蕊妮配角的胡定欣都忽然越級拿了女主角,她卻連最喜愛女角色都被犧牲了,被某高層分到其他人手上,看得出來她不想說甚麼話。(註﹕頒獎禮有一幕最令筆者感動的,是看到頒發女主角時,身旁的楊怡從頭到尾待得獎者說完,也一直緊緊的握住無機心的她的手,給予她一點支持)在社會,每個人都戴着一副面具似的,做人太真心,其實有時候對自己沒好處。(註﹕筆者在看到她連上台也只能站在邊位,而且連咪高峯也沒碰到,話也沒多句可以說,就特別替她可憐了,畢竟是五花之一。不過就算未拿到視后獎座,似乎賺錢最多的人仍是她,最受歡迎的也是她)

– 無後台

承接上一話題,說到鍾氏是沒機心的一群裏的其中一個,要不是憑着天生的美人肧子,她一開始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擔當要角。一直以來,被分派甚麼劇本、甚麼角色,她都沒耍手擰頭,雖然一次又一次公開說不希望一直演爛好人、乖乖女,想多演些與別不同的角色,但除了戚其義,還有多少監制或高層讓她在全盛時期卻那樣突破出演個徹頭徹尾的壞女人?(註﹕《珠光寶氣》中的宋子凌是超良作,可惜人太多,當時只算是女配角)某權勢女高層上台後,用人唯親,鍾氏的地位更岌岌可危,2010年至2014年五花爭鬥期間,她也已經一直唯一常是「民選視后」的人,卻一直沒有在高層手上得到任何一點認同,在兩位原本弄權的女高層手上也分不到一個「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獎項,直到更弄權、更用人唯親的新女高層交接後,仍是一個副獎座也不分她一個,在高層眼中,她似乎被受忽略,甚至不太喜愛。(註﹕以前五花的支持者互相爭鬥,今日五花完結後,五花的支持者又團結起來,雖然有點哭笑不得,但實在使筆者有點感動)

– 無應酬

眾所周知,鍾氏一直以來形象奇好,不碰煙酒,不夜蒲,拒絕應酬,從來沒被傳媒傳過任何應酬的新聞,連傳媒也似乎對她特別好,也沒甚麼負面報道,就連惡搞或杜撰也不願寫,就算有少許有心人有意圖寫負面消息,卻傳不下去,顯然她好得連傳媒也不願將她這張「白紙」沾污。還記得有一年她為了出演那個壞女人宋子凌(對,又是這個女人),被傳媒拍攝到竟聯同艾威父女檔一起出現在中環蘭桂坊實地觀察,(註﹕她與艾威在《迎妻接福》中飾演父女)真傻得可以,到這種地方要找爸爸陪同和保護自己才可以去。

– 無運氣

談及鍾氏沒有拿到獎項的運氣,是對的。自飛躍後,她就一直陪坐九年,別說「最佳女主角」,就連一個「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也沒得到,高層們連副獎座不願意頒她一個鼓勵她。要數的話,2007年(《溏心風暴》的常在心)也就可以拿個副獎座了,只是當年大細契氣勢太猛,年輕一輩要讓一讓,惟筆者認為常在心才是令人「喜愛」的角色,細契並非令人「喜愛」,只是大細契兩個角色需「打孖上」而已;其實,筆者較喜愛的,是鍾氏在2010年《囧探查過界》演出的已變成鬼魂的少女模特兒鍾意得,這個角色充分表現其喜劇感(註﹕鍾氏於不少喜劇的演出也很精彩,如最初期成名作品《皆大歡喜》中的紅白藍、跟螢幕情侶馬浚偉合演的《老友狗狗》、《公主嫁到》、甚至今年競逐的作品《華麗轉身》)。

直到2011年,是鍾氏最應該奪獎的一年,無論「最佳女主角」,抑或「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她都勝任有餘,開始成為「民選視后」,可惜當年卻就因為年資不如其他人的問題,都分不到任何一個獎項。翌年,《護花危情》也是民選的「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高層們為了造就別人奪得此獎,連提名也不願給她一個,這樣可能是顯示連高層們都認為鍾氏對他們想頒的人有強大的威脅,才會出此下策。直到2013年,鍾氏只有一部作品《巨輪》登場,惟她當「民選視后」的原因竟是綜藝節目《玩嘢王》!若非有演技,她又怎能騙到大家呢?就連發哥(周潤發)也忍不住讚賞她的演出太好了。可是,偏偏這個演出又不是劇集,而那競逐的劇集,她的戲份少之又少,名義上是女一,實際上跟配角無異,所分配的角色亦過於平淡,找誰演亦可,以致上位的人不是她,若女一與女二的角色掉轉,鍾氏也會讓人有演得出色的感覺,同樣會被力捧當視后。後來2014年,本來輪到她了,卻因佘詩曼回巢,又要止步,唯有繼續等待。到了今年,本來有機會了,可惜同劇《華麗轉身》中有阿姐級的汪明荃,注定不可能奪視后了,唯有繼續期望拿到「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吧,不過,今年大台頒獎禮,高層們請觀眾投票,卻連票數也不願公開,即是說,無論鍾氏多少票數,也不可能奪獎了(註﹕據了解,今年大馬頒獎禮中,鍾氏與鄭嘉穎的票數被抽起了,為求讓其他人上位,筆者不希望是真,否則真的讓人感覺很黑暗)。另外,她最沒運氣的是沒有了戲劇組與非戲劇組拍檔的獎項,,否則2007年她跟林峯真的無得輸!2013年她跟李思捷也同樣必勝!但獎項取消了,她就連台也不能上去拿個獎勵。結果,今年只能得到靠投票的「內地視后」的小獎,希望大台真的可以讓她成功外闖吧。

像鍾氏這樣的演員,甚至是香港的女生,也很少有,筆者反而喜歡這樣簡單、純真、不爭、不搶的她,若果連她也耍小手段為求取得勝利,就沒現在那樣矜貴,又寧舍讓人喜愛了。筆者衷心希望鍾氏能保持着這份真心,也保持着演技自然進步,無論如何也別被大染缸所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