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是回應老駱 焦土六合彩這篇文章,考慮到文章篇幅,將分開以下四部份。

一、關鍵否決權是否抵擋共產赤化的關鍵?
二、失去關鍵否決權是否等如香港無未來,彷如「陸沉」呢?
三、依賴關鍵否決權的後果,是泛民永續社運的套路。
四、為何立法會席位不是抵擋赤化的關鍵,我又支持本土派參選?


一、關鍵否決權是否抵擋共產赤化的關鍵?

各位認為對抗赤化的關鍵真的是「關鍵否決權」嗎?以最近的網絡23條為例,各位可知道涉及政制改革範圍以外的議案,只需要過半數在席議員通過即可,言則政府是夠票通過網絡23條的(泛民27席,建制43席),在立法會制度上可以阻止或拖延的方法,是打拉布戰。但泛民卻不願拉布,甚至在點數法定人數時,幫助政府建制湊人數,令網絡23條順利繼續審議。關鍵否決權無法阻止網絡23條。

二零零三年港共政權企圖通過二十三條,全面打壓言論自由,當年七一大遊行五十萬人示威反對二十三條,創下當時中共殖民以來香港最大型示威的紀錄;時任自由黨主席田北俊退出行政會議,政府失去自由黨等工商界支持,被逼收回議案。二十三條未立法,但近年黑警早已把不誠實使用電腦罪當二十三條用,對付反對者。

二零一零年港共政權企圖通過假民主政改方案,時任民主黨黨市席何俊仁帶領黨員於中聯辦密室交易,在表決前夕臨陣倒戈,支持通過政改方案。何俊仁等民主黨成員,聲稱是香港民主的階段性勝利。

二零一三年港共政權又企圖推行國民(洗腦)教育,當時引發佔領政總的行動,大量市民聚集政總前的公民廣場,最終結果是政府宣佈擱置課程指引。但近年不少家長發現,中文課本、普通話課本、常識課本的內容均滲入(洗腦)教育,歌頌共產政權。

還有更多次港共在立法會企圖行兇的事件,例如修改立法會替補機制,五司十四局改組議案…等等,都是靠少數議員發動「拉布」而非「關鍵否決權」阻止或拖延。

我再問各位一次,「關鍵否決權」的作用在那裡?阻止或拖延惡法及國民(洗腦)教育的是群眾運動的威逼,以及議會內少數議員發起的拉布抗爭,與「關鍵否決權」何干?就立法會層面而言,除了「關鍵否決權」外,「拉布」是目前議會規則容許唯一可以阻止或拖延惡法的手段,但尊貴的泛民議員卻不認同,尤其民主黨人。更甚的是,手握「關鍵否決權」的民主黨,出賣香港人支持假民主政改方案。

但當有人要求懲罰泛民議員在選戰狙擊他們,展開焦土戰時,就會惹來一班泛民五毛為其說項,誇大「關鍵否決權」的作用,指沒有泛民的「關鍵否決權」後,香港等同沒有「未來」,彷彿香港會陸沉一樣。請各位掙開雙眼,看看這班人到底散播什麼恐懼。

另外,共產黨赤化香港的手段,只有立法會通過議案這一途徑嗎?看看不誠實使用電腦罪,看看那些中國書商出版的(洗腦)中文課本,普通話課本、常識課本,還有學校舉辦的中國遊學團等等,赤化香港的戰場,更多時候不在立法會,而是日常生活的場所,你發表個人意見的討論區,你子女唸書的學校…。而能阻止或對抗這些事情的到底是「關鍵否決權」,還是身為香港人、身為家長的你的抗爭行動?請各位想清楚。

題目二、三、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