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政成員游蕙禎雖然與區議員的身份失之交臂,但她在區選中高票落敗,可說是雖敗猶榮。有見及此,青年新政計劃派遣出選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的3隊人馬中,其首選便是游蕙禎。

二十四歲的游蕙禎自參選以來,其年輕貌美的形像一直受到外界的關注。不過,靚女並不一定能夠面面俱圓。繼有嫩模「本人意見不代表本人立場」地狠批游蕙禎在「選美」卻非「區選」後,社民連成員嚴敏華一聽到游蕙禎有機會參選立法會,頓時妒忌攻心,不禁在facebook上表示「就把立法會選舉當成選美大會吧」,云云。

她們背後的潛台詞,不難理解。簡單一點來說,她們根本就是指游蕙禎空具美貌的臉孔,卻缺乏議事的能力。其實,游蕙禎只是政治界的「初哥」,還未有機會一展自己的政治抱負,外人如何能夠單靠她的樣子長得如何,從而得出她「未夠班」的結論呢?

更何況,美貌跟參加選舉有何關係?難道只有樣子醜陋的人才有能力當上議員嗎?把電影《食神》中的一句「樣子醜沒有罪呀」用諸於此,樣子美沒有罪吧?

人美,或人帥,容易讓對手用作「抹黑」當事人的手法。以加國大大選為例,保守黨曾發動攻勢,譏笑四十三歲的杜魯多為沒有經驗的「漂亮男孩」,認為他還沒準備好成為總理。不過,集年輕、高、帥於一身的杜魯多,無懼流言蜚語,在競選中有傑出的表現,最後成功擊敗五十六歲的執政保守黨黨魁哈珀,成為加拿大新一屆的總理。

作為一個正常人,偶爾會私底下妒忌一些比自己靚、比自己强的人,其實no big deal。不過,如此無理、如此無禮地公開批評游蕙禎,不但沒有「抹黑」她的效果,卻只有顯得自己很「酸」、很不憤,「人到妒忌品自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