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含物化女性、踐踏男性內容,道德X慎入,將軍不打算要討好。)

扔下手袋,Yuki今晚決定不出去玩,儘管偽ABC妝已化,低胸黑色連身裙配好T-back,黑絲都襯了酒紅食高踭鞋,她就是決定躺在家中黑色梳化,停一停,罕有地放飛機,暫別一下夜夜笙歌的日子。

十年前,Yuki十九歲,損友教她一件事:夜場搵真愛。

當初,她在中學,過了那些年青澀的苦戀,好不後悔,損友帶她去蒲,她由一個望著Cocktail List發呆,只懂叫Mojito的羞怯小妹妹,到每星期都遇上「Mr Right」,每隔兩天,就被傷一次,周而復此。Yuki慢慢習慣了,更蒲上癮,成為夜場常客,打扮亦漸漸開放。

五年前,Yuki廿四歲,損友再教她一件事:聖誕蛋糕理論。

所謂的聖誕蛋糕理論(Christmas Cakes Theory),意指在21、22號,蛋糕新鮮,但選擇亦多,顧客都不太認真地看,未下決定;到23、24號,蛋糕就變得搶手,顧客想定下來;而25、26號嘛,大家生怕到了期限,蛋糕要趕緊賣出,買家亦趁最後機會吸納;27、28號嘛,氣氛開始變淡,蛋糕放久了不再新鮮,開始走樣不吸引,買家興趣回落;去到29、30號開外,也就過期了。

當蛋糕換成女人,日子換成歲數,顧客換成真命天子,Yuki就明白到,最好年華就在廿四五歲,還不趕快找個「好男人」,就來不及了。然而,除了份牛工,Yuki的生活就只是夜生活,圈子都是那班花花公子、洋腸,以及亦敵亦友共同獵食的「好姊妹」,而她找好人家、「定下來」的地方,仍是Clubbing。

十年下來,Yuki累了,Yuki急了,由當初MK場怒劈劣質啤酒,到老蘭喪跳食洋腸,後來到諾士佛台去主角都不認得的「Friend搭Friend生日K」,她慨嘆,外人對她誤解,蒲友間尋覓,但還找不到對的人。

差不多三字頭了,以往口說想定下來,但身體最誠實,到現在,終於切切實實想找個安全男生的感覺。

她早兩天看面書,朋友出了這個Status:
12313689_904570256287889_4619218157501807659_n
「幾多人用花花公子 蒲妹 Player既姿態
沉浸係燈紅酒綠既世界入面
但我可以肯定話俾你知
花花公子 蒲妹 其實比乖仔乖女更適合做終生伴侶
因為十個貪玩既人十一個刀係孤獨
呢類人越玩得耐 就越知道真誠可貴
身邊大把蒲到出晒名既朋友
遇到佢既真命天子既時候
真係從此夜場絕跡
比人妻更人妻 比好仔更好仔
因為玩過癲過見過公廁狗公
就會明白真心對待自己既人係幾萬中無一

所以如果你仲認為花花公子 蒲妹
係吾可靠 吾係好伴侶既時候
證明你好膚淺好表面

講甘耐係因為我呢個壞女人仲未遇到真命天子」

Yuki深感認同,難得地按了個Like。
她早知道,去蒲到醉生夢死,都寧被人知莫被人見,所以面書私隱度很高,不被人Tag醉貓相,不會隨意上載,最多只是間中出自拍照,方便收收兵,一齊有關夜蒲的,都不讚不留言,免得招閒言閒語。

怎料,在她心中的「鴻文」,竟有Share的人嘲笑,「做完雞要拎貞節牌坊」、「獅子山隧道找資源回收筒收容」,內容極盡難聽,Yuki開始問自己,十年又過去,舉止不再少女,做過的事,能令自己無悔驕傲嗎?得到甚麼?失去甚麼?

然而思緒陷入了無盡痛苦,極度沮喪,近年體力差了,皮膚問題多了,夜場難跟妹妹競爭了,連屍也少有被執,白馬沒有在黑夜出現,難道真的要找個傻仔做安穩水泡接收自己嗎?

望著手機裡,訊息一個個都是不能交心的「戰友」、只求玩一晚的鬼佬、懶有錢懶風趣的二世祖……慢著,還有個:Stone,名都Seven過人,懶有自信的IT部同事,乸乸地,冇料扮四條,經常洗版Message但Yuki無回覆,玩單機的毒男葉先生。

Yuki聽傲將軍老點,好像甚麼【IT男,嫁得過】(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1/12/24099/ ),

心想,好吧,好好醜醜搵個呆笨的試試吧,說不定他真的做老襯想娶自己呢。

就在Stone說Yuki有「仙氣」的訊息下,發了句:「聽講滿記芝麻糊西米露又黑又多西米,食唔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