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代的奇幻文學、動畫遊戲界,東、西方龍,時常共治一爐,大抵創作人較少頭巾氣,直觀直覺上認為中華龍、西方火龍等有可媲美之處,很自然就拉攏一起,受眾過癮最重要。

但文化人不這樣想,他們心中有氣,強烈反對,堅持華夷之別、中西大不同、正邪不兩立,所以誰把中華龍譯為”Dragon”便是侮辱大不敬。這等阿媽係女人的論調不難找,為節省讀者的時間,以下隨便引幾個:

台灣著名出版人、民俗文化家黃永松:「西方“dragon”噴火守財,為惡多端,是被聖人剿殺的惡獸,而中國龍卻為人間慈悲降雨,是聖人贊許的瑞獸。」「中國人以龍的傳人自居,而中國龍在西方同樣發音Dragon,這就使得西方人一下子聯想到基督世界的那種惡獸,產生不好的印像。」

華東師範大學傳播學院新聞學系副教授黃佶:「反對將“龍”翻譯為“dragon”,是因為西方的“dragon”有個特點是殺生,而且會噴火,這些在我們中國的龍文化中是沒有的。而且西方人將這個“dragon”作為正義的反面,也就是邪惡。」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何星亮:「西方的龍與中國龍在性質和概念上完全不同,不僅歷史上不同,在當代世界也完全不同。然而,中國龍的英文譯名“Dragon”是西方龍的名稱。把中國龍譯為“Dragon”,也就是把中國放在歐美國家、俄羅斯等國家傳統文化中的『敵人』的位置上,不利於中國構建良好的國際形像。在中國文化中,龍是神獸,主要是吉祥、喜慶、力量、騰飛的像征。把中國龍譯為Dragon,不僅不能表現中國龍的獨特性,反而容易使外國人視中國為“惡魔”或“惡魔”的後代,因而中國應當改正一百多年前形成的錯誤譯名。」

十年前,北京一個官方組織召開會議,定龍的翻譯為“long”。那些專家忽發奇想,建議全世界不再把中國龍譯為dragon,而西方的dragon也不譯為「龍」。中國龍應音譯為”long”,西方dragon則直接音譯為「罪根」。龍(Long)是瑞獸,罪根(Dragon)是邪獸,這樣便可區分兩者之別。

當然,全世界理你都傻,dragon照舊譯龍,中國龍至多是稱為Chinese Dragon。
文化人的固執,是擇善固執,抑或是抱殘守缺的固執?這問題,頗為學術,亦頗為沉悶,但為了解開龍之謎,姑且從這裡作一個切入點。

力言中、西方龍大不同的論調裡,撇除那些中國龍代表吉祥、西方龍代表邪惡,如斯片面之印象外(為何筆者說這是片面,日後會詳述),最常見的理據,乃中華龍「根本是一堆不同族群互相交戰融合,其圖騰結合而成,有政治功能的生物」,故此與西方龍不應混為一談。

這種「龍圖騰說」,在大眾傳播界、文化界,幾乎是「常識」,凡自以為對龍略知一二的知識份子,都愛搬弄這一套。殊不知在學界和考古界(更不用說神秘文化界「離經叛道」之見),龍圖騰說早已飽受質疑,故此提供各式理論如「現實生物原形說」(如龍是鱷魚演變)、「自然現象說」、「胚胎說」等不一而足;只是有人拿著幾十年前的舊說當寶,從不更新資訊,還自詡掌握真理,真吹脹。

各式學說理論,筆者想稍後才探討,這裡集中談「主流知識界」奉為真理的圖騰說。早於上世紀40年代,聞一多在《伏羲考》提出:古時可能有一種大蛇叫做龍,後來以大蛇爲圖騰的團族兼並了許多以別的動物爲圖騰的團族,分別吸收了其圖騰的某一部分,於是大蛇有了馬的頭、鹿的角、魚的鱗和鬚,諸如此類。

聞一多的理論有兩個重點:第一是「大蛇」為骨幹,第二是「圖騰混合說」。前者先不論(將來再細述),後者呢,公平點說,也不是完全無根據。

據史記稱,黃帝「北逐葷粥,合符釜山。」有學者認為,「合符」意思是黃帝滅蚩尤後合兵符;另一解釋是會盟各部落,創立新的圖騰,故後世有「畫龍合符」的傳說。

到了2008年,考古學者在釜山山頂黃帝廟遺址,發掘出了明代的建築基礎和明代崇禎年碑額,金元的建築殘構,唐代陶器碎片,以及距今3500年的商代繩紋陶片,並在其下一米處又挖出殘碑,殘碑上有殘字「黃帝時諸侯合符即(此)……最著龍之先」。

聽起來,好像有根有據是不是?筆者豈不是自打嘴巴?當然非也非也。不說不知,「龍圖騰說」的證據,近乎僅此而已,你要學者提出其他有力證據,他們只能鐵青著臉,用嚴肅的口吻耍太極,說你外行懂什麼。

龍圖騰的破綻

主張「龍圖騰」說的「專家」聲稱,黃帝在阪泉戰勝了炎帝,在涿鹿戰勝了蚩尤,一統中原後,為了安撫歸附的部落,結集了各部落原有的圖騰,創立一種新圖騰,那便是「龍」。

破綻1: 相傳黃帝原先是以「熊」為圖騰的。大戰時,黃帝率領以熊、羆、貔、貅、虎為圖騰的六個氏族部落,共同起戰炎帝及蚩尤。取得勝利後,被部落首領尊爲天子。另一說指黃帝本來的圖騰是「天黿」(即鱉,廣東人俗稱水魚)。問題是:若此說為真,為何新的圖騰並非以「熊」或「黿」為骨幹,反而變成以「蛇身」為主軸的「龍」?黃帝基於什麼理由要故作大方?對於本身的部族,如何服眾?

破綻2: 即使黃帝故作大方,你能說得出現時我們所見的「龍」,有哪部份見到「熊、羆、貔、貅」的任何影子?(勉強可說有虎爪)

破綻3:中國人最重歷史,若然果真有「集結圖騰」這回事,沒理由不大書特書,把這項大事如實紀錄下來才是。可是,根本沒人能清楚說得上「龍」實際是由哪幾種「動物圖騰」所融合。

一講到龍的形象,其實有許多版本,其中能找到出處的,是由《本草綱目》所「轉引」王符的說法。「時珍曰︰按︰羅願《爾雅翼》云︰龍者鱗蟲之長。王符言其形有九似︰頭似駝,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是也。其背有八十一鱗,具九九陽數。其聲如戛銅盤。口旁有鬚髯,頷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頭上有博山,又名尺木,龍無尺木不能升天。呵氣成雲,既能變水,又能變火。」

但這並不是唯一龍的形象。民間相傳,龍擁有蝦眼、鹿角、牛嘴、狗鼻、鯰鬚、獅鬃、鷹爪、魚鱗、蛇尾的特徵。

另一說又指龍「嘴像馬、眼像蟹、鬚像羊、角像鹿、眼似蝦、耳像牛、鬃像獅、鱗像鯉、身像蛇、爪像鷹」。

如果一種動物代表一個部落,黃帝這個共主明顯壓不住各部族,以致這條龍圖騰「一時一樣」,我們可以類比,若今天的聯合國組成國家,三五不時便重組,世界局面將會如何。這可能嗎?

破綻4: 從藝術上的形象推翻「上古龍圖騰融合說」:有學者認為,從夏代到清代龍的形態有很大的變化,變化順序大致是由簡單到複雜。譬如夏商周時期頭部似方形,呈正面平列,頭部附加物少,戰國以後頭部開始變扁,到了宋代頭部的附加物逐漸齊備完整,明代龍嘴變得扁且長。龍角在夏代以前幾乎沒有,商代開始有角呈柱狀,春秋末期龍角開始伸長,隋唐龍角呈現分叉,宋以後分叉增多,且向上向後伸展像鹿角。
如果「龍」真的是由眾部落圖騰所融合,即使後世把龍慢慢演變,也不應偏差至此,理由由第一天便有一個相對固定的造形。

破綻5: 據古籍所載,伏羲氏族系本身就是「龍族」。《竹書紀年·太昊庖羲氏》載「命朱襄為飛龍氏,造書契;昊英為潛龍氏,造甲歷;大庭為居龍氏,造屋廬。渾沌為降龍氏,驅民害;陰康為土龍氏,治田里;栗陸為水龍氏,繁滋草木,疏導泉流」,「以春官為青龍氏,夏官為赤龍氏,秋官為白龍氏,冬官為黑龍氏,中官為黃龍氏,是謂龍師而龍名」。上述古文說,伏羲族乃由眾多「龍氏」組成,且各有分工,「龍」古已有之,根本無須由黃帝假腥腥去「創造」。

破綻6:主張「龍圖騰結合說」的人,無論文物、文獻、民俗學上少數民族口耳相傳的證據,基本上也提不出來(若閣下知道,不妨提出探討)。

其他較枝節的疑點暫且擱下(如神話中黃帝與炎帝、蚩尤的親屬關係,隱含黃帝本身含「龍」基因,無須外求)。總而言之,如有人仍堅持中國龍只不過是「各部族所祟拜圖騰所結合的新圖騰,沒任何神秘之處」,夏蟲不可語冰,不妨一笑置之。

真龍傳說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