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媒採訪有理,還公眾知情權」

既視感?其實是「昔日」的林旭華代表D100出席記招,手持的「網媒採訪有理,還公眾知情權」標語。據筆者所知,D100就是近期典型的形式主義媒體之一,既欠缺深度又大愚若智,類似的形容詞都能夠滿足了它。的確,老屎忽一般都是這樣子的。

統戰再招安,昔日與來日,感慨萬千。

在香港,「傳統媒體」明顯親中,盡是「官媒」,遺憾這些重口味卻適合一堆港豬和一堆老屎忽的胃口,像我們這些90後的廢青又怎會喜歡呢?這堆瞧不起網絡媒體的原始人,就讓時代洪流來告訴他們吧。

現今香港的新常態,就是脫離了以往我們的常識,又一見證的是:一個做網媒的人居然帶頭打壓網媒,一個做網媒的人居然禁止網媒採訪,後來還被揭發抄襲其他人圖像影片,並當作自己的。若然林伯看到此文,想請教一條問題…

你的D100是否傳統媒體?

當然,他們才不想乖乖將事件告一段落,期後大班盲目去轉移視線,並強調「D100絕不會向熱狗低頭的」,另一帖更是將「戴口罩」的人妖魔化……將所謂的問題套在私怨上,這種無事生非的作為,自然受網民厭棄。的確,在已被扭曲的香港,「私怨大過天」早已見怪不怪。若然大班看到此文,也想請教一條問題…

你的私怨有沒有公義?

既然當時「根本沒有核對名單」的話,不難理解《熱血時報》遭受了怎樣的待遇,所以並非沒有所謂的邀請,這只不過是公然歧視《熱血時報》而已。既然林旭華「只邀請」傳統媒體,那麼這一現象自然也引證了:港共只認同傳統媒體的存在。至於還是D100的信徒,嘛…他們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撐甚麼了。

除了D100,阿里巴巴斥資20.6億港元收購了《南華早報》,隨即發了一封給讀者的信,就算《南華早報》擔心對其批評帶有偏見性,此類擔心根本毫無意義,因為偏不偏見全是由讀者決定,當然前題便要問你的報導如何了。事實上,無論TVB、文匯、HKG報,親中非常明顯,「傳媒染紅」是不爭的事實,所以請《南華早報》明白,香港人擔心傳媒染紅不無道理。

當香港所有的傳統媒體染紅後,下一步固然就是網媒了,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捍衛網絡這一條最後防線。另一方面,香港各處都出現了零星的「火苗」,或許這只不過是反映了社會河蟹的相對立場,而這「對立面」充分說明種下這一切的火苗便是港共,恐怕港共還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玩火自焚。既然是「玩火自焚」,責任明顯不歸於「火苗」,而是歸於港共的所作所為,既然歸於港共的所作所為,那一切抹黑社運的傳統媒體,是不是應該針對根源呢?要知道,沒有針對根源,一切的問題都會持續下去……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真的有香港人在一堆傳統媒體面前轟轟烈烈地走去自焚。」

既然林伯將採訪標籤成干擾,還面不改容地公然歧視網媒的話,我們自然也明白了我們所要面對的是怎樣的社會。最後,筆者只希望香港人不會被傳統媒體有所影響,繼而喪失了參與集會的勇氣和正義感。事實上,「心魔」並不會隨便侵占人的體內,除非你准許了牠。

我們面對的是扭曲的社會,便應當擦亮自己的眼睛,保障自己的視野,你能夠眼巴巴地看著身邊的人被領導人牽著鼻子走嗎?「事實與真相」,由你選擇,由你改變,由你主場。